收藏本社区 社区投诉 返回金正大您当前的位置:新浪股市汇 > A股>金正大(sz002470)> 浏览帖子
今开: @open@ 最高: @high@ 最低: @low@
成交量: @volume@ 成交额: @amount@ 换手率: @turnover@
市盈率TTM @pe@ 市净率: @pb@ 总市值: @totalShare@
谁是涨停了

37亿预付款涉嫌违规占用 金正大真正交易的是什么货?

37亿预付款涉嫌违规占用,金正大真正交易的是什么“货”?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一笔37亿的大额预付款,金正大将其支付给参股子公司诺贝丰。但这笔交易在金正大4月30日发布的2018年年报中没有进行披露,其董事长也因此被证监会约谈。而在公司业绩大幅下滑的时候,还要进行大额采购,金正大打的是什么算盘?

5月27日,金正大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说明向诺贝丰预付大额款项是否为关联方资金占用,是否为财务资助。这是金正大继收到年报问询函后,再度收到交易所问询。

金正大之所以两度收到深交所问询,核心还是向参股公司诺贝丰支付的预付账款数额巨大,且可能涉嫌大股东及关联方违规占用。

金正大向诺贝丰支付的预付款被爆出,始于其2018年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的年报。在这份年报中,金正大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22%和45%。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金正大向关联方诺贝丰支付了37.13亿元,但截至审计报告日尚未收到货物。

要知道,2018年金正大营收154.82亿元,净利润仅为4.21亿元,高达37.13亿元的预付款显然不同寻常。但奇怪的是金正大还想“隐藏”这笔关联交易,直到2018年年报中才披露,是“根据其审计机构的意见才将诺贝丰识别为关联方并披露了相关交易”。

神秘的关联方诺贝丰

据了解,诺贝丰成立于2013年,对外宣称是由金正大和以色列大型财团联合投资,主要从事水溶肥的生产与销售。其官网信息显示,诺贝丰将借助两大股东的在国内外的资本实力,兼并收购国际知名的滴灌、喷灌设备生产企业,公司预计在2020年左右实现在海外或国内资本市场IPO上市。

但根据公开信息显示,诺贝丰由一家香港公司瑞达投资成立,后于2014年被香港公司诺贝丰投资接手。2015年7月,金正大通过增资的方式成为诺贝丰股东,持股份额为10.71%;2015年9月,松岭基金又从诺贝丰投资手中受让诺贝丰24%的股份。

由于诺贝丰投资和松岭基金均为外企,因而其详细资料难以为外界所知。但据自媒体叩叩财经调查所知,诺贝丰投资的真正实控人,可能是上市公司大股东临沂金正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实控人万连步。

近年来,诺贝丰在全国各地到处建设生产基地,如山东临沂60万吨水溶肥、陕西年产60万吨水溶肥生产基地。此外,诺贝丰还计划推进四川、云南、蒙东、浙江等生产基地的建设,实现水溶肥总产能超220万吨,一举成为世界最大的水溶肥生产企业。

或许,金正大向诺贝丰支付的37亿元预付款,很大程度上被诺贝丰用于上述生产基地建设。联想到诺贝丰的上市计划,万连步可能是想在水溶肥领域再造一个上市公司。

改名隐藏关联方?

对于最初没有把诺贝丰列为关联交易方,金正大表示是因为其对关联交易的“定义”理解不到位。其在对深交所的回函中表示是“除持有股权外,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管未在诺贝丰中担任职务,因此2018年季度报告和半年报中公司未将诺贝丰识别为关联方。”

但这个理由真的很拙劣。实际上,金正大从2015年其就将诺贝丰列为日常经营相关的关联交易方。双方于2015年进行关联交易,金正大向诺贝丰采购了水溶肥合计1.30亿元的货物。2016年,双方也就水溶肥、原料、硝基肥等进行了相互的采购。

2017年诺贝丰变更了名称,从诺贝丰(中国)化学有限公司变更为诺贝丰(中国)农业有限公司。也从2017年开始,诺贝丰就没有出现在金正大的财报中了,直到2018年年报,金正大的审计机构建议其将诺贝丰列为关联交易。这才让诺贝丰再次回到金正大的财报中来。

因为 “隐藏”了与关联方的大额资金往来。金正大董事长万连步、董秘崔彬等3人也于5月8日被证监会约谈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而金正大宁愿用这么个理由也要“隐藏”关联交易,其动机也愈发让人好奇。

蹊跷的巨额预付款

金正大与诺贝丰发生的关联交易时间是在2018年5月,按照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金正大向诺贝丰预付2018年-2020年货款,用于采购水溶肥、液体土壤调理剂、生物刺激素等产品,货款预付款为37.13亿元,实际额以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累计供额结算。

一般来说,交易的目的是为了获利。但金正大此次交易并没有获得很大的好处。

这笔预付款也加剧了金正大2018年的经营性现金流的紧张。其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15.37亿元,去年同期现金流为14.9亿。而这也是2012年以来金正大经营性现金流首次为负。

此外,金正大近几年的净利润处于下降趋势,如此大规模采购也令人费解。金正大的主营业务是复合肥、水溶肥、土壤调理剂等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但2015年以来,金正大的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一直处于下降趋势。2015年扣非净利润为10.93亿元,到了2018年公司的扣非净利润已经下滑到3.62亿元。而公司2018年水溶肥、控释复合肥和原料化肥贸易等产品营业收入均呈不同程度下降。其原因是农民施肥积极性下降、国内用肥总量持续下降。

2015年、2016年金正大向诺贝亚进行过采购,但数额也只有2-3亿。但在现在市场行情不好的情况下,金正大突然加大购买力度,其底气从何而来是一个谜。

真正的“货”?

市场有分析称,金正大参股的子公司诺贝丰拟于2020年上市,而此次金正大大额预付款系转移利润,为优化诺贝丰的业绩表,助其上市。

而在诺贝丰的官网确实也有“公司预计在2020年左右实现在海外或国内资本市场IPO上市”的字样。如前文所述,诺贝丰为金正大的子公司,如果诺贝丰想要IPO,那么关联交易可能会产生一系列问题,定然也会受到证监会的关注。而据了解,金正大的主营业务也包括复合肥、硝基肥、水溶肥、土壤调理剂等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这说明诺贝丰与金正大还存在同业竞争关系,而这对于上市又是一道坎。

此外,根据金正大与诺贝丰双方签订的协议条款,若截至2019年底仍有预付款余额,诺贝丰应该返还并按年化8%的利率支付利息。这不禁让人想到,如果诺贝丰交不出那么多货物,按照合约中的8%利率计算,金正大此次获益至少2亿元。“充当”一下金融机构,金正大获得的收益快赶上2018年的全年一半利润了。

事实上,金正大年年报中披露公司一直存在无实物流转的贸易性收入。其2018年盈利下降也是因为对无实物流传的相关收入进行了冲销。深交所在5月27日问询函中也要求金正大具体说明对相关收入进行冲销的具体原因及金额。这让人对于金正大高额的预付款项是否有商业实质也产生了疑问。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点击可查看作者简介

2019年05月29日 16:23
来自电脑网页版
(0)| 阅读数(31817) |
分享
| 收藏 | 回复(0) | 举报
金正大社区热门贴
新浪推荐
本社区信息

版主:

我要做版主
其他服务
如果你使用中遇到困难请联系,@新浪股市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