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社区 社区投诉 返回中国人寿您当前的位置:新浪股市汇 > A股>中国人寿(sh601628)> 浏览帖子
今开: @open@ 最高: @high@ 最低: @low@
成交量: @volume@ 成交额: @amount@ 换手率: @turnover@
市盈率TTM @pe@ 市净率: @pb@ 总市值: @totalShare@
北京股友

巴菲特为什么购买盖可保险公司股票

许多研究者将巴菲特购买盖可保险公司(GEICO)的股票作为最主要的一个案例来表达巴菲特的选股准则。如果我们今天也遇到这样的公司及其发生的情况,我们能否按照巴菲特的方法来投资呢?仔细分析巴菲特投资GEICO的案例,研究者们套用的准则是很难用于普通投资者的。按照记载,巴菲特在学生期间就因为其导师本格雷厄姆是政府雇员保险公司的董事长,亲自上门做了一次拜访式的尽职调查,从而一直对这个公司怀有感情,当他拥有自己的有限合伙企业,并开始执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作为一个发展的投资平台时,政府雇员保险公司已经从一个小公司成长为一个全国最大的汽车保险公司。然而,在GEICO发展过程中,由于偏离了原有的战略定位,使得公司遭遇了一次几乎破产的经历。而巴菲特在GEICO出现严重问题时出手,用极低的价格购买了大量的公司股票,直至最后控股了GEICO。政府雇员保险公司创建于1936年,创始人古德温和雷阿,两人各自持有的股份为25%和75%。古德温曾经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会计师,应该是GEICO的执行合伙人,或者管理者,而雷阿则是有限合伙人,或者是投资人。也许正是因为古德温的职业原因,他对GEICO的商业模式的设计具有独特性,其业务定位与一般保险公司不同,按照细分市场,GEICO专门为政府雇员这批特定的群体提供汽车保险。古德温认为,作为政府雇员的汽车驾驶,出现事故的概率要低于其他人,这样保险的赔付率就要小得多。在营销模式上,GEIOC的保险单的销售采取邮寄的直销方式,而不是依靠代理商,由此可以节省大约10%~25%的保险代理费。正是因为这个模式,为GEICO的发展开辟开掘了一条具有显著竞争优势的护城河。重要的是,好的商业模式还需要优秀的经营人才。按照保险公司的盈利模式,保险公司通过投保人留在公司的暂时不被赔付的现金余额(巴菲特称之为“浮存金”)的运作,使其不断增值来提高公司的价值。1948年,当GEICO从德克萨斯州迁往华盛顿特区时,雷阿家族找到了后来成为GEICO的董事长的洛里默戴维逊转让其股份,戴维逊找到了本格雷厄姆,本决定用他的基金格雷厄姆-纽曼公司购买雷阿持有的一半的股份,就是公司的37.5%的股份,其余的37.7%由戴维逊和华盛顿的律师戴维格里格受让。按照美国证监会的规定,投资基金不得持有一家公司的股份超过10%,本格雷厄姆将27.5%的股份转让给基金的其他雇员。由此,GEICO的股东实际就由一个专业投资理财为主的团队构成了。1950年,当巴菲特还是一个研究生拜访GEICO时,公司的董事长是本格雷厄姆,戴维逊是公司的主管财务的副总裁。在1958年-1970年间,戴维逊担任了公司的董事长。他上台后,进一步拓展了公司的客户,把客户定义,从政府雇员拓展到管理人员、技术人员和行政人员,也即是只要那些处于谨慎特征的岗位的职员,其驾驶一般也具有谨慎特征,这样GEICO的客户范围有效扩大,公司的市场容量也随即增加,这个战略的实施,将GEICO在汽车保险市场的份额由15%扩大到50%,新战略的成功推动了公司的发展,成为一个具有十几亿美元的公司。然而在戴维逊退休前,公司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首先,在1970年之前的十年间,GEICO的业绩出现了高速发展,监管部门对于一般的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和盈余比例控制在3:1,而监管部门特许GEICO这项比例达到5:1。但是,它却给公司留下了经营上的隐患。保险公司从投保人投的保险费的收入为保险费收入,保险公司的成本包括投保人的权利要求支付的赔偿和管理费,这些费用支出不仅要反映当年支付,还要估计未来将要支付的数目,再加上一些贮备调整,以应付由于投保人权利要求几年内由于没有得到解决,或因法律和医疗费支付的大量现金需要,也就是必须留足与收入结构相匹配的保证金。1969年GEICO声称,由于当年的储备金偏低,公司将出现亏损。1970年戴维逊退休,由拉尔夫C吉登接任,而公司的战略却扩展得过了头,公司大规模的扩张,不断增加人员和办公设置,导致经营成本大幅度上升,不仅是储备金与保单数目越加不匹配,客户也从原来定位于谨慎而保守驾驶的白领,发展到蓝领和21岁以下的年轻人,这样保费的支付比例大幅度上升。由于大规模扩张和迅速增加的经营成本而对应的储备金不足,导致问题爆发。巴菲特在1975年曾经在参加华盛顿邮报的董事会时顺路去拜访时任GEICO总裁的吉登,但是没有引起他的重视。1974年GEICO出现了28年以来的首次亏损,而保险收入和盈余的比例仍然保持5:1。1975年二季度爆出更大的亏损。吉登聘请了咨询公司来帮助提出经营建议,咨询人员认为,公司储备少提了3500万到7000万美元,需要注入资本才能够维持生存。而董事会也预计,按照这个趋势,公司年度亏损将达到1.4亿美元。1976年公司披露亏损1.26亿美元。股东们指责公司的管理层,现在的GEICO与原来针对谨慎的驾驶员提供保险的客户战略偏离太远。1972年,GEICO的股价为61美元,一年后跌去50%,1974年继续下跌至10美元,当公司董事会宣布预计出现亏损时,股价再次下跌至7美元。1976年股东年会上,拉尔夫被迫下课。之后,董事会选择了旅行者财产事故保险公司43岁的保险业老手约翰J拜恩担任新的总裁。显然,在证券市场上,投资者已经认为GEICO是一个问题公司,纷纷抛弃股票,担心公司濒临破产的边缘。然而,此时巴菲特则不动声色地开始购买GEICO的股票,他以平均每股3.18美元的价格购买了1294308股普通股,又在优先股上投资了1940美元。两年后,他再次投资4700万美元,以平均每股6.67美元价格购买了720万股股票,总共在GEICO上投资了7050万美元。巴菲特如此重仓购买这个问题公司究竟来自什么勇气?难道真的是基于两点,一是巴菲特早在研究生期间以及毕业后就投资了GEICO,并对它有着感情?还是因为本格雷厄姆还是GEICO得股东,巴菲特有责任和义务来挽救这家公司呢?具有代表性的案例研究都认为,巴菲特选择GEICO是基于他投资股票的几个基本准则,即对于企业方面,保险业是他可以理解的行业,而公司又有一个较长的经营历史,以及这个公司所处的行业具有良好的发展空间等等。如果把投资企业的准则来对照GEICO,确实是没有异议的。但是假如我们今天也对着这个准则来选择股票时,就会发现,按照这个准则来选股会非常迷茫,因为太多的股票都符合这些准则,特别是非技术类的蓝筹股,例如,煤炭、钢铁、银行、保险、航空、酿酒食品、以及一些机械制造业,这些公司都可以作为股票选择并作为长期持股对象吗?这是我们每天要问自己的问题,我们身边也会遇到问题公司,我们能够用巴菲特的投资准则来套用吗?当我们跳开这些被人们总结出来的投资准则,去深入了解巴菲特在投资决策前后所做的工作,就知道,巴菲特在确定投资时与一般的投资者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能够比别人更接近公司的管理者,通过与管理者的交流提供的第一手信息来判断公司是否具备潜在的价值,管理层是否具备独特的素质和能力,以及根据公司存在的主要问题和需要改变的措施,巴菲特衡量他是否能够提供相关的支持和帮助。假如巴菲特通过分析,即使通过改变现状并给予对应的支持,也无法挽救这个公司的衰落,那么原有的准则就失去了基础,企业的竞争力也就失去价值。当GEICO陷入困境时,本格雷厄姆让巴菲特和他一起修订《聪明的投资者》,巴菲特通过这几年的投资实践,开始认识到,格雷厄姆对于公司价值的发现和判断是基于过去的财务分析,并与价格进行比较得出的。格雷厄姆认为,一个公司濒临破产时,股票缺乏安全边际。而巴菲特则认为,一个公司出现问题时,如果分析其商业模式和竞争力并没有改变,而是经营上暂时出现问题,完全可以通过管理来纠正的话,就是一个安全的,具有千载难逢的投资机会。巴菲特在投资美国运通公司的股票时就开始改变了格雷厄姆的投资方法,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一次同样奏效吗?由于双方在投资理念上的分歧,巴菲特放弃了与格雷厄姆合著的身份,专注到GEICO的分析上来。我们看看巴菲特在决定投资GEICO前后究竟做了什么?面对GEICO出现的三个最大的问题,拜恩上台后先是保监会设法争取提高保险费率,并没有获得支持,但是提出GEICO必须寻求再保险,否则就将被关门。在内部经营上,他着手削减经营成本,在全国关闭了100多家机构,裁员近半。然而,这些措施还不足以挽救GEICO经营恶化的局面。投资者并不愿意接受公司的现状,股价再次下跌至每股2美元。巴菲特请华盛顿邮报的凯瑟琳格雷厄姆与拜恩联系,与他做了几个小时的洽谈,详细了解了GEICO的全面运营情况,得知GEICO在后期放弃了它与其它保险公司不同的差异化竞争经营模式,假如公司开始回归到低成本的经营状况,仍然采取的是直销模式,每获得一美元保费收入,支付的费用是15美分,而其它保险公司则是24美分,则公司的潜在竞争优势还在,只要渡过这个关口,就能够恢复生机。巴菲特对拜恩个人做的考察,是通过接触和交流完成的。巴菲特认为拜恩的行为不像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而更像主人,并具有果断和坚毅的企业家素质。他认为,“关键是要判断,并弄清楚拜恩对于这个问题重重的公司是真的很镇定、临危不惧并且很专业,还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办”。他最后认定拜恩“十分理解保险业,并具有分析能力,他是一个领导者,也是一个推销商。GEICO需要一位分析型的领导者,从而可以弄清楚如何解决它的问题,同时它也需要一个推销商,从而向所有相关的资助者推销其产品。”拜恩离开巴菲特之后,巴菲特就电话给经纪人以每股2.125美元的价格购买了50万股GEICO股票,并说随时准备再买几百万股。之后,巴菲特让伯克希尔哈撒韦为GEICO提供了一部分再保险。巴菲特还特意给保险监管部门的负责人马克西米利安沃勒克电话,告诉他不应该这么早关闭GEICO,因为伯克希尔已经开始在投资。更重要的是,拜恩在积极地寻求8大投资银行为其做再融资失败后,找到了还很小的所罗门兄弟公司,并说服为其发行了7600万股优先股的方式来弥补资本金,而在销售中,许多投资银行均不愿意承销时,巴菲特再次出手,告诉所罗门的古特佛洛因德,说自己愿意买下所有的股票。有巴菲特作为后盾,无疑给所罗门增强了为GEICO发行股票的信心。最后,巴菲特通过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投资了2300万美元购买了25%的股份。拜恩的努力和巴菲特的支持,使得GEICO脱离了困境,不到半年,GEICO的股票就上升到8.125美元,翻了4倍。1977年,GEICO取得了盈利5860万美元,顺利实现了扭亏为盈。显然,约翰拜恩在挽救GEICO中真正体现了管理层领头人的价值。而对于我们大多数普通投资者来说,最难分析和判断也是管理层因素。因为大家无法接近上市公司的核心管理层,就是机构投资者也很难深刻地与管理者交流。在巴菲特的投资理论中,他强调一个好的业务必须有一个优秀的管理层在经营。而巴菲特在投资GEICO时,他对约翰拜恩并不熟悉,那么他怎么能够判断拜恩就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呢?难道就几个小时的交谈就可以推断出拜恩的企业家才能吗?假如巴菲特只能够通过正常渠道了解公司的信息,假如巴菲特无法接近拜恩,深入地了解拜恩是否具有企业家的素质,假如巴菲特没有能力出手通过个人关系影响保险监管层,以及通过伯克希尔为GEICO提供再保险,并支持所罗门发行7600万股优先股的话,完全依靠GEICO自身的发展,是否可以渡过这个难关呢?而如果我们这些属于不具备上述能力的“巴菲特”,是否通过几个准则就能够做出对一个问题公司进行大额投资的决策呢?这些正是普通投资者不能机械地,或者教条地学习巴菲特的关键内容。在巴菲特成为GEICO的大股东后,GEICO也吸收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经营模式,每年巴菲特都会和GEICO公司的高管举行一次提问应答式的活动,公司的一些高管宁愿取消假期,也不愿意错过和巴菲特交流的机会。巴菲特还教会拜恩各种有效的融资方法,还为公司物色了投资天才路易斯辛普森。1979年辛普森走马上任,就为政府雇员保险公司建立了一套投资规范。这些规则包括1、独立思考。辛普森对华尔街的传统格言表示怀疑。像巴菲特一样,他对每天的报刊杂志、公司年报无所不读。他坚信投资管理人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坚持阅读博览直到想法具体化。辛普森常常搜索好的想法,但却拒绝大多数经纪人、分析家公开提出的建议。当人们在电话中交谈打听消息时,辛普森却在做基础工作。2、投资于高回报率的企业。辛普森致力于寻找获利能力持续高于平均的公司,然后,他会登门拜访这些公司的管理层,以确定经理们优先考虑是使股东权益价值最大化还是扩大公司的统治范围,包括管理层是否愿意把不盈利的业务分立,并用多余的资金回购股票,以提高股东持股的价值。3、即使对一个出色的企业也只支付合理的购买价格。辛普森是一位很有耐心的投资者。他喜欢等待,直到企业价格变得有吸引力。辛普森坦言,即使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企业,如果其价格高得惊人,购买这种公司的股票也是一个糟糕的投资。4、进行长期投资。辛普森并不关注股票市场每日行情,也从不试图预言短期市场趋势。他认为,在很多方面,股票市场像天气。如果你不喜欢现在的天气情况,你所能做的就是等待。5、不要过分多样化。辛普森指出,一个广泛多样化的投资组合只会带来平庸的效果。他承认,他同巴菲特的会谈使他更坚定了这一思想。辛普森的做法是集中持股。1991年,政府雇员保险公司的8亿美元股权投资组合中只有八种股票。1979年到1989年,辛普森的股权投资组合获得了年均26.1%的回报率,而同期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为17.4%。显然,巴菲特在GEICO上的投资,完全是一个PE式的投资,而不是一个普通的股票投资模式,只有他能够真正诊断出公司的问题,以及判断出解决问题的途径,并能够提供资源和服务时,重仓投资和长期持有才是巴菲特选择的投资策略。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点击可查看作者简介

2019年12月30日 15:41
来自电脑网页版
(0)| 阅读数(4773) |
分享
| 收藏 | 回复(0) | 举报
中国人寿社区热门贴
新浪推荐
本社区信息

版主:

我要做版主
其他服务
如果你使用中遇到困难请联系,@新浪股市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