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社区 社区投诉 返回中兴通讯您当前的位置:新浪股市汇 > A股>中兴通讯(sz000063)> 浏览帖子
今开: @open@ 最高: @high@ 最低: @low@
成交量: @volume@ 成交额: @amount@ 换手率: @turnover@
市盈率TTM @pe@ 市净率: @pb@ 总市值: @totalShare@
广东股友

一天砸一亿广告费,80%都会死

作者 猫哥来源 大猫财经 01十一刚过,青岛发现的本地确诊病例就给大家敲响了警钟,所有人都如临大敌。 不过也不是没有例外,最起码在线教育公司们就都很淡定。 飞机可以不坐,商场可以不逛,就连馆子也可以不下,可这课是万万不能停的。假如防控措施升级,到头来大家还不是要从学校乖乖回家上网课? 也就在一年之前,教育机构们要花40多亿打广告才堪堪把用户数提到几十万这个量级;而在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有的平台在线人数日活就破了百万、甚至直指千万大关。 正常情况下,将一名小学生从线下“拐”到线上的成本至少得是1000元、有机机构都达到了3、4千的水准,在线培训一名教师的成本则是200元,考虑到中国有近2亿名中小学生和2000多万教职人员,把这些人全搬到线上大概要花2400多亿的促销费用。而在“停课不停学”的网课大作战中,这笔钱被轻而易举的省了下来。 虽然疫情大家都不愿意看到,但从最终的结果来看,在线教育公司们的确在这个特殊的阶段里,实现了用户规模的爆发式增长。 从这个角度看的话,在线教育算是是2020年最幸运的行业了。 02说起来,这个如今大放异彩的行业有着不短的发展历史。 在80、90后的记忆里,补习班是个拥挤但热闹的屋子。下了班的老师在前面讲、放了学的学生在下面听,虽说形式朴素了点,但赚钱也是真不含糊—— 就拿咱们耳熟能详的新东方来说,俞敏洪就老在回忆中津津乐道得提起当年拿麻袋装钱的细节。在自行车、摩托车满地跑的年代开上轿车、还被劫匪绑架,这足够说明问题了。 后来人们就琢磨着把这门赚钱的生意弄到网上去。 不过受限于技术和宽带网速,大多网校走的都是线下录课、线上观看的形式,甚至还有机构在qq群里上传视频文件售卖,效果一般、很有一点“蛮荒时代”的原始味道。 从2011年开始,国内的互联网行业迎来了一波井喷式的发展。 在政策、资本、新技术的三重支撑下,上市、套现的码农们摇身一变成了财富自由的互联网精英,手里捏着钱和技术,也给早先不温不火的网校们注入了不少新鲜血液: 比如在2012年,市面上就集中出现了猿题库、作业帮、阿凡题、咪咕学霸等拍照搜题类产品,以及来势汹汹、早在两年前就顺利赴美IPO的好未来; 等到2015年,在线教育公司们又跟风做起了O2O,疯狂老师、老师好、请他教、跟谁学等O2O项目陆续获得融资,入场的投资者中甚至不乏腾讯、雷军这样的大佬。 有机构统计过,从2014年这个所谓的“在线教育大爆发之年”开始,行业内每年都有数百起融资顺利进行,投进来的资金以百亿计。 在线教育新秀们太过咄咄逼人,刺痛了很多线下教育领域中的巨头。 像俞敏洪就曾在2014年放言——互联网时代的盈利玩法替代不了传统教育的盈利模式。虽说这话说得在理,但旁人听着总归是带着点醋意,干不过人家就唱衰? 03不过从后面发生的事情来看,老俞还真没说错。 说起来唏嘘,尽管盈利看着遥遥无期,但在资本和竞品的裹挟下,烧钱不一定能活、但不烧钱一定会死,所有人都被绑在卸掉了刹车的高速列车上。 最起码,打出来广告不能被竞品比下去。 以综艺节目为例,VIPKID赞助了《爸爸去哪儿5》,学而思找上了《大师课》,51Talk的《中餐厅2》、DaDa的《极限挑战4》、瓜瓜龙英语的《乘风破浪的姐姐》,你追我赶的,谁也不想被落下。 天价的代言费回报如何暂且不论,最起码大家在营销投入方面的预算是挺充足的。 早先就有业内人士向媒体爆料,今年暑期光是猿辅导、学而思网校、作业帮和跟谁学这四家的营销预算加起来就有45亿,差不多一天广告费花1亿多。 关键是覆盖范围也广,飞机高铁、学区房电梯、甚至在短视频平台上霸屏,刷一百条短视频恨不得能遇到30条广告,比地毯式轰炸还夸张。 上一个在广告方面敢这么一掷千金的,是如今深陷裁员、倒闭风波的二手车们,再往前估计就是p2p了。 除了打广告之外,各大教育公司也推出了不少廉价、甚至免费的推广课程,光看价格就很触目惊心。 免费课的效果虽好,可问题是赚不到钱啊。 在线人数上来了,服务器得加吧?程序员的加班费要给吧?林林总总的加在一起,成本根本就降不下来,本来就要斥巨资找冠名、打广告,现在压力就更大了。 04互联网公司的烧钱逻辑,是砸钱抢地盘,以期实现行业内的垄断地位、跑出真正的盈利模式。当年美团、滴滴都是这么干的,同样带着互联网基因的在线教育也是这么打算的。 实际上,在线下数钱数到手软的培训班,搬到线上反而不赚钱了。《2018年在线教育趋势报告》就统计过,2015-2018年多数在线教育企业在亏损,仅有3%的企业盈利。 除了这些没啥存在感的“炮灰”,上市公司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在已经过去了的2019财年里,51Talk亏了1.04亿、尚德机构亏了3.95亿、流利说亏了5.75亿、网易有道亏了6.01亿、好未来也迎来了史上首个亏损财年,只有跟谁学保持了一枝独秀的盈利势头。 可现在,就连这个独苗也不敢说自己高枕无忧了。 在香橼资本、浑水机构等一众华尔街大空头们的眼中,一反行业常态宣布盈利的跟谁学身上满是筛子一般的漏洞,不是涉嫌“夸大收入”就是“财务造假”,2020年里被做空了12次之多。 靠着母公司的支持、接连不断的融资倒是尚可支撑,要是钱烧光了咋办呢?可能就得“跑路”了。 在拖到7月份才开的315晚会上,央视就点了嗨学网的大名。尽管同处在线教育风口,但这家机构还是沾染上了多见于线下培训机构的虚假宣传、过度承诺、退费困难等一大堆毛病。 除了嗨学网,沪江网校、51talk等企业的投诉也不少。有个叫学霸君的APP最突出,光是在黑猫投诉上就收了1500多条“差评”,退款延迟、学费分期,黑点不少。 无论线上线下,教育公司们争夺的是同一批用户。在线教育公司们每进一步,线下教培们的领地就要失守一寸,随着行业竞争和挤压效应越发明显,线上教育自身又会分出优劣。 从目前来看,这一刀先砍向了英语——据艾瑞咨询统计,目前已有近1.2万家在线英语教育机构宣布破产。接下来呢? 从2020年1月至7月期间,国内共有2.5万家在线教育企业注册成立,这里面不知道有多少要步在线英语机构的后尘。 反正俞敏洪早就说过了:“估计80%的教育公司都活不下去”。 挣不到钱,很多公司开始降低成本,课程真是泥沙俱下。 现如今的家长们要在琳琅满目的网课中去粗取精,难以避免得要付出更多时间和精力。按说学校和补习班应该起到分担社会抚养时长的作用,几轮网课上下来,感觉家长的压力反而更大了。 互联网颠覆了很多行业,教育能不能完全线上化还有探究的空间。 无论是从社会公平还是帮家长减负的角度来看,现在的“在线教育”都有待改进,以后能不能赚钱暂且不论,最起码泡沫还是挺大的。(来源:大猫财经的财富号 2020-10-19 07:55) [点击查看原文]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点击可查看作者简介

10月19日 09:02
来自电脑网页版
(0)| 阅读数(1637) |
分享
| 收藏 | 回复(0) | 举报
新浪推荐
本社区信息

版主:

我要做版主
其他服务
如果你使用中遇到困难请联系,@新浪股市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