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社区 社区投诉 返回sftby.us您当前的位置:新浪股市汇 > 美股>sftby.us> 浏览帖子
科研23docn

软银拉美基金人事动荡 又有两位管理合伙人离职创业

财联社(上海,编辑马兰)讯,自1月底,软银首席运营官Marcelo Claure离职之后,软银旗下新锐——软银拉美基金的组织架构和人事都发生了重大变动。

据美媒近日报道,拉丁美洲基金的三位管理合伙人中的两位——Shu Nyatta和Paulo Passoni也将离开软银,并开始创业,推进风险投资业务。

这样一来,相当于拉美基金高层将大换血。而对软银来说,想要保住这只金母鸡,挑战不可谓不小 。

拉美基金老大Claure

Marcelo Claure在离职前一度被业界看好,认为会是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未来的接班人。

2014年,Claure将自己创建的手机公司Brightstar股份出售给Sprint,并加入Sprint董事会,该年8月5日被选中成为Sprint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Claure在任职期间锐意进取,专注于财务削减和客户开发。虽然Sprint在初期一直流失客户,却在Claure改革后获得超过200万客户,并实现了历史上最好的财务业绩。

亮眼的表现,让他在2017年6月成功跻身软银集团董事会。

2018年5月2日,他被任命为Sprint执行主席,而Michel Combes接过了首席执行官的位子。同一日,Claure还被任命为软银集团首席运营官,并兼任软银集团国际和拉丁美洲的首席执行官。

2019年3月,Claure成为新成立的软银拉丁美洲基金首席执行官,领导规模为50亿美元的这只基金在拉丁美洲市场进行投资。

在Claure负责软银拉美基金业务期间,规模从最初的20亿美元成长到280亿美元,控股公司包括Rappi、Kavak、NuBank和Creditas等当地创新公司。

截至2021年12月31日,拉美基金在过去九个月的业绩中实现了9%的回报,盈利1367亿日元(11亿美元),而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Version Fund)和其他基金则出现了巨额亏损,损失达到7677亿日元。

一边是冉冉升起的集团新兴市场,一边是苦苦求存的存量业务,软银对拉美基金的重视自是不言而喻。

重大变动开始

Claure以他出色的能力,在软银成为孙正义最得力的副手之一。但好景不长,2022年1月,他与孙正义之间因为薪资的问题谈判破裂,最后选择离开软银,自立门户。

Claure主张他在软银的贡献,尤其是对几个棘手投资案的处理,值得软银给予更高的薪水,诉求得到约20亿美元的奖金。但谈判一开始他就被软银董事会以几千万美元的上限无情地泼了冷水。

根据其2020年披露的财务明细来看,Claure当年的年薪为1700万美元。对于日本投资人来说,这个薪水显然已经够高了,他们拒绝提供更高的报酬和奖金。

此外,Claure也一直主张将拉丁美洲业务从软银集团拆分出来。其计划若得以实施,Claure可能获得新的职务并得到更高的报酬,不需要再受到日本总部的限制,在基金运作上有更大的灵活度。

但孙正义认为拆分拉美业务并不会给股东带来很大的价值,甚至没有价值提升,因此拒绝了Claure的提议。

接二连三的分歧最终促使Claure离开软银。在他之前,已有多位高管离开软银。Nikesh Arora,前软银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于2016年离开软银;Alok Sama,前软银集团国际总裁兼首席财务官,于2019年离开软银。

这几位都曾是市场押注孙正义接班人的热门人选。

Claure的离职,不仅是他职业生涯的重大转折,对软银的拉美基金来说更是掀起了巨大的风波。

拆分与更迭

在问及Claure离职的时候,孙正义当时并不认为自己会拆分拉美业务,但不过几个月,他就改变想法了。

就在上周,4月12日,软银拉美基金宣布将其早期的拉丁美洲投资部门拆分成一个新的自治实体,Upload Ventures.

该公司将由2021年9月加入软银的知名风投基金经理——Rodrigo Baer和Marco Camhaji以及新加盟的合伙人Norberto Giangrande共同担任管理合伙人。

Baer和Camhaji进入软银时,是作为拉美基金早期投资战略的管理合伙人,对当时的首席运营官Claure负责汇报。但在Claure离职三个月后,两人与软银签立合同,从软银脱身,成立公司独立负责早期投资业务。

同样从软银中离开的还有12名负责早期投资战略的拉美基金团队,他们直接加入Upload Ventures,带着此前该团队负责的公司,如Abstra、Arch等。

而拉美基金则回归软银投资核心——专注长期投资。对软银来说,早期投资有点“分散注意力”。但软银依旧是Upload最大的有限合伙人。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根据美媒今日的报道,软银旗下拉美基金的三位管理合伙人中的两位——Shu Nyatta和Paulo Passoni也将离开软银,开始自己创业。

据知情人士透露,本周,软银将提拔仅剩的管理合伙人——Alex Szapiro担任更高职位,墨西哥办公室的投资负责人Juan Franck也将获得晋升。

此前就有了解软银内幕的人士预测Passoni和Nyatta可能离开软银,因为Claura离职后,拉美基金事务转而向愿景基金负责人Rajeev Misra汇报。

在短短几个月时间中,软银拉美基金业务的主要负责人几乎都选择出走,这对一个正在蓬勃发展的事业来说打击不可谓不大。

更麻烦的是,这些对市场十分熟悉、投资眼光老辣的风投人士离开软银后,成为了软银在该地区的对手,这可能算得上是某种层面上的“相爱相杀”了。拉美基金能否在拉丁美洲继续创造业绩捷报,外界还需继续观察。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点击可查看作者简介

04月18日 16:33
来自电脑网页版
(0)| 阅读数(20) |
分享
| 收藏 | 回复(0) | 举报
新浪推荐
本社区信息

版主:

我要做版主
其他服务
如果你使用中遇到困难请联系,@新浪股市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