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社区 社区投诉 返回京东方A您当前的位置:新浪股市汇 > A股>京东方A(sz000725)> 浏览帖子
今开: @open@ 最高: @high@ 最低: @low@
成交量: @volume@ 成交额: @amount@ 换手率: @turnover@
市盈率TTM @pe@ 市净率: @pb@ 总市值: @totalShare@
青海股友

17年前跨国收购教训惨重,今是A股并购王

2003年12月,一桩电子企业的跨国收购案,引起举国轰动,顿时成了我国企业界标杆性事件。那就是TCL公司收购欧洲百年历史的电视巨头汤姆逊。相比于次年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联想花了12.5亿美元,TCL没有花一分钱。但是事后结局判若云泥。联想借助Thinkpad品牌成为跨国企业,2012年遂成为全球电脑出货第一品牌。而TCL收购汤姆逊三年内,最少亏掉52亿元人民币,元气大伤。TCL怎么就吃了那么大的亏呢?原因就是TCL想要绕过彩电专利阻击,更想做个全球化品牌,结果被汤姆逊抓住了弱点。汤姆逊公司在彩电、彩管方面有超过34,000件专利,在全球专利数量上仅次于IBM公司,拥有“THOMSON”和“RCA”等品牌,并且每年专利许可费就坐收4亿欧元。汤姆逊深知自己手里的资源TCL求之不得。于是在汤姆逊主动伸来橄榄枝,且一阵紧急催促之下,TCL公司和汤姆逊公司签订框架协议组建TTE公司。然而,在随后的合资协议并没有如TCL所愿。TTE公司既没有获得汤姆逊公司的品牌授权,也没有获得专利技术所有权,甚至整个TTE公司都不受控制。接着TTE在2015和2016年发生巨亏,最终2007年4月,TTE公司申请破产清算。这还不算完,TCL公司、TCL多媒体公司及其四家全资子公司,还要向TTE公司的法定清盘人赔偿2.11亿元。最终的结局让TCL公司董事长李东生始料未及,他明白了一个道理:电视技术方向判断错了,再强大的电视公司都会被历史淘汰。因祸得福,TTE的铩羽而归让李东生彻底认定了液晶方向,也因此坚定了TCL投建液晶面板生产线的决心。2008年TCL成立华星光电,成为首个投建面板厂的电视公司,也成就了如今华星光电成为国内面板双雄之一的地位。 1.这两年,TCL科技颇有一种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快意。首先,在液晶显示屏业务领域,TCL科技的显示屏出货量紧追京东方,2019年京东方在全球液晶面板出货量和出货面积获得双第一头衔,而华星光电分别处于双第四。但是2020年1月,华星光电的出货量和出货面积份额分别跃升至全球第二位,进击速度不容小觑。其次,二者的差距逐渐缩小。TCL科技2020年一季度营业收入为137.4亿元,同比增长了15.30%;同期京东方收入258.8亿元,同比下降2.17%。京东方2019年年报扣非净利润分别11.67亿元,反观TCL科技扣非净利润约2.351亿元,这表明TCL内生性造利能力更强。按照研究机构的调研结果,TCL科技的管理效率也相对较高,每年降低成本15%-20%,成本控制的优势让TCL的表现更亮眼。此外,2019年TCL电视全年累计电视机销售量同比增长12%至3200万台,巩固了国内第一。不过,按照李东生的性格,TCL科技不做业内第一,恐怕决不罢休。因此今年开年后,TCL科技资本的大手蠢蠢欲动。但是投资者恐怕没想到,今年的动作真是太大了。最近,TCL科技在资本运作方面有三个消息几乎同时发出。 先是5月29日,TCL科技集团发布公告称,拟以42.17亿元,以发行股份、可转债及支付现金方式等形式,购买武汉光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武汉华星光电技术有限公司39.95%股权。6月19日,TCL科技发布公告称,子公司华星光电与JOLED Incorporation签订投资协议,拟以20亿人民币投资入股JOLED,说是双方将在喷墨印刷OLED领域进行深度技术合作,说明了华星未来有望获得Joled的技术授权。6月23日晚,TCL科技又发布公告称,参与了中环集团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挂牌转让的投标,该股权转让底价是109.74亿元。TCL科技将作为意向受让方,参与上述中环集团100%股权转让项目。6月25日,中电熊猫内部消息人士向媒体透露,TCL科技将100亿元收购中电熊猫的三条面板产线,而不是之前谈的由京东方和TCL科技共同瓜分,最快6月底或者7月初公布,而这三条生产是当初中电熊猫700亿元投资组建的。如果把这三个新闻连起看,投资者肯定都会吓一大跳:这三个项目的合计投资金额加起来超过270亿元。而截止2020年一季度,TCL的账面现金加上理财也就两百多亿。如果不是通过大规模定增融资获得资金,TCL科技的偿债压力不小,弄不好会再次重蹈收购汤姆逊的覆辙。 2.印刷式OLED一直是皇冠上的明珠,所有液晶厂商都跃跃欲试,想要摘取。2018年10月,中国国内有新闻提到,京东方和华星光电在印刷OLED的专利数量均超过了曾经的OLED专利强者LG和默克,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中国企业研发能力的进步以及现今所处的行业地位。对照现实来看,这新闻报道内容让TCL免不了有些尴尬。2016年,JOLED启动了4.5代印刷OLED实验线;到2017年12月,开始对外供应少量21.6英寸4K OLED。去年,京东方生产出55英寸4K印刷OLED显示屏,成为国内首个印刷OLED大尺寸出货商家。而TCL虽然印刷OLED专利数量不少,但至今没有生产出任何印刷OLED样品,实属有些尴尬。不过此次投资JOLED有点类似于17年前的汤姆逊,属于是对印刷OLED的押注但不同的是,TCL科技自身又在大规模投注Mini-LED,可以说是双管齐下,两头下注。而十七年前,不仅汤姆逊的显像管专利过时,手里的背光DLP技术也没能成为主流趋势。此次投资的JOLED也有所不同,JOLED是2014年8月由JDI、索尼和松下成立的一家印刷OLED厂商,TCL入股等于是与其余三家日本液晶巨头结盟,届时一荣俱荣。但是追溯到2015年,TCL的表现又不同了。 当年LGD联合国内近30家彩电业上下游产业链和研究机构,共同成立中国OLED显示产业联盟,国内所有电视品牌基本全部站队OLED电视阵营,只有TCL除外。因为TCL大力推广量子点电视,视OLED电视为竞争对手。但是有趣的这些年来TCL却大力研发印刷OLED技术,而且此次投资JOLED更显得捉摸不定。此外,TCL华星的MiniLED产品也在生产中,同时也搭建印刷柔性OLED的生产线。总之,TCL在电视技术未来的潜在方向上,OLED、QLED、MiniLED和Micro-led四个路线一个都没有错过,全部都兼顾到了。但反过来看,也许是收购汤姆逊失败之后的后遗症,导致TCL多方面押宝,当然也大大地增加了费用支出。 3TCL目前有面板到整机的优势,无论是相比单纯的面板制造企业,还是对比其他电视企业。此次收购天津中环电子,有消息解读是TCL想要延伸到产业链上游,其实这种理解相对浅薄,中国液晶面板产业的竞争最终也会如同韩国和中国台湾,只剩下两家企业。考验竞争力的核心还是在于成本控制能力,谁能控制成本出色,谁更具有优势。中环集团作为液晶面板上游,产品主要是半导体显示材料,2019年,中环集团2019年1-8月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11亿元和6.77亿元,中环集团控股的三家A股上市公司经营状况良好。这表明中环集团作为液晶面板上游,能够获得较大的利润空间。换而言之,如果TCL能够控股,那么原材料成本将会被大幅压缩,,在当前寡淡的市场环境下,具有直面京东方价格竞争的优势。 除此之外,TCL科技收购中电熊猫,可以达到两个目标,一方面扩充出货量拉高与京东方的竞争,其次是更快掌握OLED技术。因为目前来看,TCL华星光电只有2条8.5代线,只有京东方的一半,如果收拢中电熊猫的8.5代和8.6代线,华星光电在大尺寸将与京东方形成绝对竞争。再者,TCL目前相比京东方亏损额度较小,受到周期性影响有限,而且公司是以半导体显示及材料和产业金融投资为双主营,业务结构安排有利于平滑半导体业务的周期性波动。而反观京东方,今年的亏损较为严重,加上LCD的价格一路下行,预计京东方今年相对投资较为谨慎。更重要的是中电熊猫的技术来自夏普,而夏普是众所周知的液晶之父,夏普把IGZO技术授予了中电熊猫,而该技术是驱动OLED技术的底层技术,对TCL加速印刷OLED研发和生产落地具有重要作用。 相关证券:TCL科技(000100)京东方A(000725)(来源:酷公司的财富号 2020-06-30 10:08) [点击查看原文]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点击可查看作者简介

06月30日 10:46
来自电脑网页版
(0)| 阅读数(698) |
分享
| 收藏 | 回复(0) | 举报
新浪推荐
本社区信息

版主:

我要做版主
其他服务
如果你使用中遇到困难请联系,@新浪股市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