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社区 社区投诉 返回可口可乐您当前的位置:新浪股市汇 > 美股>可口可乐(ko.us)> 浏览帖子
可口可乐(ko.us)6.08up0.1220%取消关注+关注行情展开
助理气赚的钱

巴菲特股东信摘要--1999年科技股泡沫

历史背景:1999年应该算是美股中数得着的年份,这一年互联网爆发,科技股出现泡沫行情,标普500指数市值前十的排名中充斥了大量的新普科技公司:微软、思科、朗讯、英特尔、IBM等大家耳熟能详的企业。

大事件:首先,年初人们是带着对“千年虫”的恐惧进入1999年的,然后这期间更是“巴西金融危机”导致拉美地区市场动荡,微软被反垄断调查,美联储宣布要调整货币政策等黑天鹅频出,美股更是上蹿下跳的。直到三季度,在企业盈利大增,通胀率下降的趋势下,科技股行情爆发,科技板块强势领涨直至年底。期间更是无视美联储的加息。

全年,涨势惊人,标普500涨了19%,道琼斯工业指数涨了25%,而纳斯达克指数上涨了86%,创下有史以来涨幅的最高记录。

业绩:本公司1999年的净值增加了3.58亿美元,每股A股或B股的账面净值皆成长了0.5%,累计过去35年以来,也就是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之后,每股净值由当初的19元成长到现在的37,987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4.0%。(个人历年来表现最差的一年,备受质疑)

回顾1999年,我们旗下的制造、零售与服务业的表现几乎接近完美,Dexter鞋业除外,主要的原因还在于我们的制造据点位于美国本土,缺乏竞争优势,总计1999年,在美国13亿双的鞋子消耗量中,93%来自于进口,廉价的劳工成本是主要的关键因素。

若再加上H.H.Brown,我们是美国本土最大的鞋类生产从业者,我们仍将尽力维持这样的局面,我们的美国工厂拥有最忠诚,且最有经验的工人,我们希望能够保留每一个职位。但尽管如此,为了保持弹性,我们不得不开始从海外寻找潜在的代工来源,也因此在下表年度账上计提部门调整的损失。(又一失败的并购)

1999年的并购活动

吐槽:以下有一则故事我忍不住想补充,故事发生在1985年。有一家非常大的投资银行受委托负责出售史考特-飞兹公司,然而在经过多方的推销后却仍无功而返。在得知这样的情况后,我立即写信给史考特-飞兹当时的总裁-RalphSchey表达买下该公司的意愿,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与Ralph见过面,不过在一个礼拜之内我们便达成协议。可惜令人遗憾的是,在该公司与投资银行所签订的意向书中明订,一旦公司顺利找到买主便需支付250万美元给银行,即便最后的买主与该银行无关也要照付。事后我猜想,或许是该银行认为既然拿了钱,多少都应该办点事,所以他们好心地将先前准备的财务资料提供一份给我们,收到这样的礼物时,查理冷冷地响应说:“我宁愿再多付250万美元也不要看这些垃圾。”

乔丹家具:从旗下家具公司处得知:住在新英格兰州的Tatelman兄弟,以及他们优秀的事业-乔丹家具。很快地我们就签下由伯克希尔买下乔登家具的契约,如同先前的三次并购案,这也是一家家族企业,时间要追溯至1927年,当时由两兄弟的祖父在波士顿市郊创立,之后在两兄弟戮力经营下,不但成为当地家具业的龙头,更进一步跃升为新罕布什尔州以及麻州最大的家具零售店。乔丹家具拥有全美每平方英吋最高的营业额,如果你家住在波士顿地区,衷心建议你可上门看一看。

中美能源:接下去要报告的是第二个并购案,这件案子系透过我多年的好朋友--Walter不经意地问我是否有兴趣投资中美能源公司,在当时我就直觉地认为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回到奥马哈之后,我看了一下中美能源的相关资料,并与Walter及中美能源德才兼备的总裁DavidSokol短暂地见了两次面,当场我就表示,只要价位合适,我想成交的可能性很高。

并购电力能源事业由于牵涉到包含1935年制定的公用事业控股公司法在内的各种行政法规而显得有些复杂,因此我们必须设计一个交易,以避免伯克希尔取得多数的控制权,最后决定由我们出资购买11%固定收益的证券,加上部分普通股与可转换优先股的特殊组合,把伯克希尔对中美能源的表决权压在10%以下,同时又能持有该公司76%的权益,总计全部加起来的投资金额超过20亿美元。

透视盈余:如果与持股市值对比看就很有意思了。美国运通透视盈余最多,超过可口可乐50%,但其市值仅为可口可乐的70%。同样房地美透视盈余约可口可乐的90%,但市值仅为可口可乐的24%。

股票投资:(单位:百万美金)

评论股市:

科技股:我们从来不买高科技股票的原因,即使我们不得不承认它们所提供的产品与服务将会改变整个社会,问题是---就算是我们再想破头,也没有能力分辨出在众多的高科技公司中,到底是哪一些公司拥有长远的竞争优势。

不过我必须强调,不懂高科技一点都不会让我感到沮丧,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产业是查理和我自认没有什么特殊的经验,举例来说,专利权评估、工厂制程与地区发展前景等,我们就一窍不通,所以我们从来不会想要在这些领域妄下评论。

能力圈:如果说我们有什么能力,那就是我们深知要在具竞争优势的范围内,把事情尽量做好,以及明了可能的极限在哪里,而要预测在变化快速产业中经营的公司,其长期的经营前景如何,很明显的已超过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外。如果有人宣称有能力做类似的预测,且以公司的股价表现作为佐证,则我们一点也不会羡慕,更不会想要去仿效。相反的,我们会回过头来坚持我们所了解的东西,如果不幸偏离轨道,那也一定是不小心的,绝非慌张莽撞想要得到合理的解释,还好可以确信的是伯克希尔永远有机会找到它能力范围内可以做的事。

市场看法:我们对于目前大盘的股价表现与先前对于本身持股投资组合股价的看法一致,我们从来不会想要试图去预估下个月或下一年度的股市走势,过去不会,现在也不会,不过如同我在附录的文章中指出的,股市投资人现在对于目前持股所能产生的未来可能的投资报酬实在是显得过于乐观。

我们认为企业盈利的成长幅度,与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毛额(GDP)的成长率成一定关系,而我们估计目前GDP的年增率大概只有3%左右,此外再加上2%预估通货膨胀。

而如果公司盈利果真与名义GDP预估5%的成长走势相当,那么大家在对美国企业进行评价时的预期,就不可能过于乐观。若再加计配发的股利,那么你可以得出的预计股票报酬率,可能远低于大部分投资人过去几年的投资绩效以及未来几年的投资预期。而如果投资人的期望能变得更实际一点,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一定会,则股市将会进行一波相当大程度的修正,尤其是投机气氛特别重的那类股票。

回购:只有在一定条件下公司买回自家的股份才有意义。首先,公司在扣除短期周转所需之外还拥有多余的资金,(含现金与银行额度在内);其次,其股价必须远低于其内在价值。关于这点我还有一点补充:股东必须还有足够信息来对公司进行评价,否则的话,公司内部人极有可能运用信息不对称的现象占不知情股东的便宜,以偏低的价格买到公司的股份。当然一般而言,大部分的公司通常都会诱使股东把股价拉高而非压低。

虽然现在买回自家股份的公司比比皆是,但我们认为大部分的背后都隐含着一个令人鄙夷的动机,那就是为了要拉抬或支撑公司股价,这当然有利于在当时有意出售股份的股东,因为他们能够以不错的价格顺利出场,不管他的背景或出售的动机是什么,不过留下来的股东却因为公司以高于内在价值的价格买回股份而蒙受其害,以1.1美元的价格买进1块钱美钞的生意很明显的并不划算。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点击可查看作者简介

2021年11月25日 12:09
来自电脑网页版
(0)| 阅读数(36) |
分享
| 收藏 | 回复(0) | 举报
新浪推荐
本社区信息

版主:

我要做版主
其他服务
如果你使用中遇到困难请联系,@新浪股市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