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社区 社区投诉 返回*ST金钰您当前的位置:新浪股市汇 > A股>*ST金钰(sh600086)> 浏览帖子
今开: @open@ 最高: @high@ 最低: @low@
成交量: @volume@ 成交额: @amount@ 换手率: @turnover@
市盈率TTM @pe@ 市净率: @pb@ 总市值: @totalShare@
上海股友

重磅!A股世纪离婚

A股市场上,从来没有一场离婚能引发这么大的关注。昨日,青岛监狱不公开开庭审理的中国私募界的前一哥——徐翔离婚案,金额涉及210亿元和其持有的6家上市公司股权。2016年12月5日,徐翔被指控操纵证券市场罪,最终获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没收非法所得90亿元。而徐翔家里的财产,全部被冻结,从天堂瞬间到地狱。在徐翔案发之后的数年,私募大佬徐翔妻子应莹只能独立抚养孩子,还有双方4位老人需照顾,成为家中顶梁柱。有时还要参与两个上市公司宁波中百大恒科技的一些管理事务。七夕节当晚,应莹公开发出离婚声明,一句“苍天在上,我要离婚”的呐喊,迅速引爆舆论。时隔20天后,这场惊天动地的离婚案迎来开庭日。或许,应莹与徐翔的感情确已破裂,这是我国《婚姻法》规定中判决准予离婚的唯一标准;或许,她这招被称为“技术性离婚”,分割财产,保全薪火。但通过离婚敦促青岛中院尽快甄别资产,消除徐翔假释、减刑的法律障碍,何尝不是一种“救夫”之举。 徐翔离婚案在青岛监狱不公开开庭审理8月29日上午,徐翔离婚案在青岛监狱不公开开庭审理。上午9点,徐翔妻子应莹和律师现身青岛监狱,审理约定在9点半开始。应莹在微博发表感慨:“再一次来到青岛,感觉物是人非。明天将要到监狱开庭,几年的长跑令人疲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上午约11点30分,审理结束,应莹和律师从监狱走出,并表示“今天没有结果,下午不用来了。”庭审结束后,应莹在微博上表示:“现在庭审已结束,我从去年十月到现在是第一次见到徐翔。我想说,首先,今天是离婚案开庭,非常感谢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的法官千里迢迢到青岛城阳监狱来开庭,真的给你们添麻烦了。其次,我相信法律是良善和正义的,我也强调一下我的态度,我会争取孩子的抚养权,要求对家庭财产进行合理合法的切割,并可能在后续提起相关诉讼。最后,感谢各位朋友,尤其是媒体朋友的关心,不能一一及时回复,真的十分抱歉。”  徐翔情绪激动,同意离婚午后,徐翔妻子应莹接受采访时谈到了这些关键问题:1、徐翔情绪激动,同意离婚据应莹介绍,昨天的庭审过程中,徐翔的代理律师在庭上认为徐翔夫妻双方感情并未破裂,因此不同意离婚,在法官问到当事人徐翔态度时,徐翔情绪激动,突然说同意离婚,并放弃孩子抚养权。根据徐翔代理律师在庭上表述,在本周离婚案开庭之前,徐翔与代理律师见过面。徐翔的态度为什么会发生转变,目前还不得而知。2、财产分割问题另案解决应莹透露,昨天只处理孩子抚养权和离婚的问题,财产分割的问题另案解决。3、应莹:我理解夫妻财产应一人一半应莹认为,除了徐翔非法所得和被追缴的资金,剩下属于合法财产,这部分财产应该是一人一半。4、93亿违法所得应甄别清楚此前根据法院判决,判处罚金110亿,没收93亿违法所得,违法所得已经全部追缴完毕。根据应莹介绍,此前法院已经划扣121亿,包括了违法所得部分,而且93亿部分也应该甄别清楚,哪些是属于徐翔个人。5、目前已划扣121亿应莹表示,之前此前根据法院判决,判处罚金110亿,没收93亿违法所得,目前已划扣121亿,判决前划扣了105亿,判决后划扣16亿。6、应莹回应徐翔“炒股秘籍”:系交易总结,仅仅是分散的记录针对网传的“徐翔有本炒股秘籍,想要传给自己的孩子”的传言,徐翔妻子应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徐翔对失败的交易有总结,但不是系统的记录,并没有所谓的厚厚的一本笔记本,而是分散的记录。孩子目前还小,没有看过,我自己没能力去讲述这些东西。7、去年10月份最后一次见徐翔应莹表示,之前一个月探望一次徐翔。去年10月份最后一次见徐翔,那时已经有离婚的想法。8、财产在查封冻结时大概是210亿左右据应莹表示,财产在查封冻结时大概是210亿左右,现在市值没算,因为股票市值变动太大了。9、罚金搁置到现在主要还是因为甄别问题应莹律师表示,罚金搁置到现在主要还是因为甄别问题,这需要区分哪些是徐翔夫妇财产,哪些是徐翔父母财产,哪些是案外人财产。10、应莹:徐翔庭审全程比较严肃,感觉他廋了应莹表示,整个庭审过程不太方便说,徐翔全程比较严肃,感觉他廋了。11、应莹:未来走一步算一步应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没想过未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12、离婚可能只是时间问题在谈到昨日庭审结果时,应莹律师认为,既然双方意见都一致,那么(离婚)可能也就是时间成本问题,不过,对于法院的判决不予置评。应莹的技术性“救夫”应莹生于1979年,较徐翔小两岁。1998年普通的一天,20岁的第一次遇见徐翔。一个身材中等的年轻人沿着长长的楼梯,慢慢地走到了位于宁波市解放南路15号仓基大厦的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二楼,在大厅的角落里坐下。而扎着马尾辫的应莹刚刚在这家营业部工作不久。2000年,在人群中并不出众,却已经在宁波敢死队中声名鹊起的徐翔,向应莹表达了爱意。2005年,徐翔转战上海,旗下的“泽熙系”频频在资本市场上掀起波澜,直至2015年。这一年,徐翔的泽熙投资管理资金规模接近200亿元。不过,在宁波给奶奶祝寿后回上海的跨海大桥上,徐翔被公安机关抓捕归案。而徐翔身着白色大褂的被捕照,也一度成为坊间热议的话题。2016年12月5日,徐翔在青岛中院走上审判席,被指控操纵证券市场罪,最终获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没收非法所得90亿元。2019年8月7日,农历七夕,应莹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文章——《应莹: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这位过去在家相夫教子的文艺女性,以其娴熟的文笔,传达给外界一个信息:“我再次以徐翔要离婚的妻子的身份,要求青岛中院尽快甄别涉案资产,苍天在上,我要离婚。”昨日,应莹诉徐翔离婚案将在徐翔服刑地的青岛监狱不公开开庭审理,黄浦区法院确认将只处理本案中解除婚姻关系和解除抚养权两个部分,财产问题另案主张。这意味着,应莹请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这项核心诉求,不能在此次离婚案中得到解决。如今,徐翔已服刑三年又九个多月,还剩下一年又八个多月的刑期,如果符合假释的其他规定,距离出狱已经不远。徐翔案宣判至今,已经过去两年六个多月时间,青岛中院未能“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完成甄别,哪些是应当没收的犯罪所得,哪些是可以被执行罚金的徐翔个人财产,哪些是与徐翔无关的家人亲友财产?甄别清楚,关系到徐翔案财产刑的执行情况,还关系到应莹母子的生计,以及让她“对涉案朋友、对家中老人和对狱中的徐翔,都有一个交代”。还有一点,应莹在声明中没有说破。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中第二条规定:罪犯积极执行财产刑和履行附带民事赔偿义务的,可视为有认罪悔罪表现,在减刑、假释时可以从宽掌握;确有执行、履行能力而不执行、不履行的,在减刑、假释时应当从严掌握。在青岛中院未能完成资产甄别的情况下,那么徐翔又算不算“积极执行财产刑”,能不能获得假释、减刑的刑罚宽待?或许,应莹与徐翔的感情确已破裂;或许,她这招被称为“技术性离婚”,分割财产,保全薪火。但通过离婚敦促青岛中院尽快甄别资产,消除徐翔假释、减刑的法律障碍,何尝不是一种“救夫”之举。即便两人劳燕分飞,但毕竟人间烟火一场。  徐翔概念股突现“翘尾”行情从昨日的市场表现看,从九点多庭审开始至结束,市场并未出现太多有关徐翔对离婚案件表态的信息,而下午两点开始,媒体采访公布的进展却意外给出徐翔的回复。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点击可查看作者简介

2019年08月30日 20:29
来自电脑网页版
(0)| 阅读数(6691) |
分享
| 收藏 | 回复(0) | 举报
新浪推荐
本社区信息

版主:

我要做版主
其他服务
如果你使用中遇到困难请联系,@新浪股市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