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社区 社区投诉 返回东方能源您当前的位置:新浪股市汇 > A股>东方能源(sz000958)> 浏览帖子
今开: @open@ 最高: @high@ 最低: @low@
成交量: @volume@ 成交额: @amount@ 换手率: @turnover@
市盈率TTM @pe@ 市净率: @pb@ 总市值: @totalShare@
湖南股友

百瑞信托过“大关”:遭遇多个项目逾期

本报记者 陈嘉玲 北京报道 2020年以来,市场上不时地传出汝州市融资平台资金紧张的消息。 汝州市,系河南省县级市。其早在2018年就曾发生债务风险,涉及6家融资租赁公司和一家银行。2019年5月,汝州市曾召开融资租赁风险化解会议,强调守住底线不出现负面舆情。 近日,上市公司东方能源(000958.SZ)的一纸公告给了汝州地区政信信托违约实锤。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还发现,其在金交所备案发行的定融计划也出现展期。 在这背后,是汝州市投融资平台正在面临着经营造血能力下降、流动性加快枯竭、再融资更加困难的困境。 3.8亿信托违约 近日东方能源发布的“关于累计诉讼、仲裁事项的公告”显示,百瑞信托累计涉案金额12.8亿元,其中最高的是“百瑞富诚34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百瑞富诚340号’)”,涉案本金达3.8亿元。 根据东方能源公告,上述信托项目的融资方为汝州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汝州建投”),并由汝州市鑫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汝州鑫源”)作为共同连带还款人。 天眼查信息显示,汝州鑫源成立于2009年6月5日,实缴资本10亿元。此外,汝州鑫源持有汝州建投48.08%的股权,其余51.92%股权由河南省豫资城乡一体化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豫资”)持有。但相关信托产品尽调报告显示,河南豫资并不参与汝州建投的日常经营管理。汝州建投和汝州鑫源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汝州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 汝州建投常务副总经理2016年撰写的《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市场化路径研究——以汝州建投公司为例》论文,以百瑞信托项目举例分析称,公司信托融资的模式之一为发行应收账款回购信托。他认为,“虽成本较高(年化利率在10%左右),但手续简便,只要土地等抵押物到位,2个月左右即可用款。” 百瑞信托官网公告显示,“百瑞富诚340号”于2017年9月8日正式成立。该信托计划募集资金6亿元,其中1年期规模2亿元,1.5年期规模800万元,2年期规模3.92亿元。从所披露的涉案本金来看,逾期部分应该是2年期的信托份额。 从时间来看,该部分信托份额的到期时间应为2019年9月,项目逾期已经将近1年时间。东方能源表示,百瑞信托于2020年7月29日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支付贷款本金3.806844亿元及利息、罚息、复利、费用。目前法院已经受理,尚未开庭。 事实上,汝州建投的违约或早有预兆。 河南汝州区域的债务问题最早发生于2018年。根据当时媒体的报道,一份《汝州市交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债务风险情况的汇报》中指出,2018年以来,融资形势严峻,汝州交投共计发生逾期约八千多万元。其中涉及6家融资租赁公司和1家银行,逾期金额从几百万元到几千万元不等。记者注意到,汝州交通曾于2019年6月13日被列为失信执行人。 根据裁判文书网和天眼查信息,自2018年以来,汝州鑫源陷入多起企业借贷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等,原告、申请执行人包括融资租赁公司、信托公司和建筑工程公司等。 今年7月初,有投资者反映称,其购买的某信托公司产品本应于6月20日分配收益,彼时已超过10个工作日,却仍未收到利息。数天后,投资者向记者反馈,该产品半年期收益已经到账。 “这个项目已经都兑付了。”汝州建投一位工作人员8月12日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对于百瑞信托相关项目违约的原因、债务偿付能力及进展等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情况,需请示领导后答复。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复。 流动性正在枯竭 种种迹象显示,汝州市多家融资平台正在面临着流动性危机。 汝州位于河南省中西部,是平顶山市下辖的县级市。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汝州市自2014年起开始投融资体制改革工作,“政府融资平台从原来的一个鑫源公司到现在的11个投融资公司”。 本报记者梳理相关债券信息、信托产品以及金交所定向融资项目等获悉,汝州市目前主要的投融资公司包括汝州鑫源、汝州建投、汝州市温泉水生态投资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汝州温投”)、汝州市交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汝州交投”)以及汝州市产业聚集区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汝州产投”)等。 前述提到的汝州建投,近年来经营业绩不佳、负债率节节攀升。记者获得的一份某信托计划尽调报告显示,2015年至2018年6月末,汝州建投净利润分别为-105.81万元、9387.64万元、8934.24万元和-1716.32万元。经营造血能力方面,汝州建投2015年和2016年连续两年经营性现金流为负,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仅为8896.40万元。与此同时,资产负债率则从7.54%攀升至2017年底的51.99%。 近期同样信托产品违约的汝州温投,亦存在类似的财务状况。相关年报显示,2017和2018年汝州温投连续两年经营性现金流大幅流出,分别流出2.66亿元和6.52亿元。 以汝州温投为例,其债务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总负债比重为55%。截至2019年末,汝州温投流动负债共23.85亿元,主要为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11亿元、其他应付款7.4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14.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汝州温投流动性已接近枯竭,其账上货币资金仅剩3733.09万元,较2018年末的3.36亿元缩水九成,短期偿债风险较大。 事实上,地方融资平台通过相互担保增加融资规模较为常见。记者注意到,在汝州市,融资平台公司发行的信托产品、定向融资计划、资产收益权类项目,大多系由汝州鑫源作为担保方。截至2019年12月31日,汝州鑫源公司合并口径对外担保余额合计30.02亿元。 中证鹏元此前在16汝州债的《2019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中指出,由于对外担保均没有反担保措施,担保对象主要为当地的中小企业,若被担保对象出现一定的财务困难,汝州鑫源面临较大的或有负债风险。 根据2019年年报,汝州鑫源存在利润总额及净利润大幅下降的风险。其2019年净利润约为1.03亿元,同比减少67.74%。并且,公司总负债193.06亿元。中证鹏元的评级报告还提及,汝州鑫源2019年出现多笔欠息记录,面临较大的短期偿债压力。 记者注意到,2019年,汝州鑫源的流动性正在加速枯竭。从合并报表口径来看,汝州鑫源的货币资金为9.30亿元,同比下降13.81%;从母公司口径来看,货币资金不到80万元,2018年末该项数据为3.86亿元。 或陷再融资困局 造血能力欠佳、流动性紧张之下,融资平台的偿债主要依赖于政府补助和外部融资。 针对汝州温投信托违约一事,有投资者7月份向平顶山市人民政府官网市长信箱投诉。随后,汝州市人民政府回复称,目前汝州温投已申请暂时延期,且其正通过开展融资、经营、资产变现等各项业务,积极筹措资金,争取早日归还到期本金。 事实上,自2014年以来,汝州市投融资平台通过银行、债券、信托、私募基金、地方金交所等渠道加大融资规模。 河南省济源市百城建设提质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的一篇考察报告侧面印证了这一情况。考察报告表示,2017年,汝州市要求各个平台公司找一到两个战略合作伙伴,降低融资成本,“将现有利息高、期限短的融资置换成利息低、期限长的融资”。到2017年底,汝州鑫源总资产要达到300亿元以上,汝州建投要达到100亿元以上。 然而,伴随着汝州地区陆续出现欠息、延期等情况,其再融资渠道开始逐渐收缩。 汝州鑫源年报显示,其2019年末银行授信总额度32.25亿元,较2018年末的授信总额度35.22亿元减少了近3亿元。 信托融资方面,记者查阅公开发行的信托产品了解到,近一年内并未发现汝州平台公司在市场上公开发行的信托项目。 地方金交所融资渠道方面,主要以定向融资计划为主,多发行于2017年和2018年。2019年初,汝州温投发行了“汝州温投定向债务融资工具1号”,在和龙市国大金融服务中心挂牌,预期年化收益率9%~10.3%,产品期限为1年期和2年期,最低起投金额为20万元。 一位第三方财富公司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这个定融产品6月底也出现了展期。”这位人士表示,近期市场上并未见到汝州地区的项目。 其实,汝州温投的再融资能力或已开始走下坡路。根据第三方信息平台企业预警通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末,汝州温投的银行授信总额为10.79亿元,授信额度均已使用。此外,自2017年以来,筹资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6.8亿元、9.38亿元和5.49亿元,2019年较2018年同比减少41.5%。(来源:中国经营报的财富号 2020-08-15 08:31) [点击查看原文]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点击可查看作者简介

08月15日 10:51
来自电脑网页版
(0)| 阅读数(946) |
分享
| 收藏 | 回复(0) | 举报
新浪推荐
本社区信息

版主:

我要做版主
其他服务
如果你使用中遇到困难请联系,@新浪股市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