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社区 社区投诉 返回ST天润您当前的位置:新浪股市汇 > A股>ST天润(sz002113)> 浏览帖子
今开: @open@ 最高: @high@ 最低: @low@
成交量: @volume@ 成交额: @amount@ 换手率: @turnover@
市盈率TTM @pe@ 市净率: @pb@ 总市值: @totalShare@
黑龙江股友

产品大面积逾期 锦安财富面临存亡危机

红刊财经 惠凯2019年以来,锦安财富的兑付危机日益严峻。多位投资人告知记者,锦安财富有多只基金处于逾期状态。目前获得的信息显示,锦安财富正在积极寻找“国有控股背景”的新股东。《红周刊》记者获悉,2019年以来,锦安财富的兑付危机日益严峻,有鸿途6号、鸿途8号、鸿途9号、新锦安公馆1期、瑞泽2号、瑞泽3号、新城智享1号、安享2号等多只私募基金出现逾期。多位投资人告知记者,锦安财富有多只基金处于逾期状态。锦安财富的产品主要投向上市公司和房企,如鸿途8号/9号等的融资方恒润华创就是ST天润的股东,而鸿途6号等产品则投向粤泰股份。不过自2018年以来,上述上市公司均陷入债务危机,大股东的股权也被轮番冻结。对于旗下多只基金逾期,锦安财富在内部会议中解释为四方面的原因:金融去杠杆+再融资通道中断+交易对手集中度太高+私募基金行业生态趋保守。锦安财富多只基金逾期2018年以来,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和房企陷入债务困境,而主要服务于上市公司和房地产融资的金融机构也接二连三出现兑付风险。在此前《红周刊》于2018年11月发表文章《金色木棉踩雷多家上市公司》,报道了深圳知名财富管理公司锦安财富代销的、分别投向\*ST斯太\*ST德奥的金色木棉鸿途1号/2号私募基金到期后无法兑付一事。锦安财富和金色木棉都是锦安控股集团旗下的子公司。锦安控股官网信息显示,锦安财富的定位为“业务范围辐射全国的专业财富管理咨询服务机构”,是“主流信托、私募股权基金等产品供应商的首选发行渠道和中国高净值客户的首选财富管理专家”。然而,就是这个“理财专家”,记者近期独家获悉,已出现大面积产品逾期情况。记者从多位投资人处获悉,鸿途系列中的6号等产品早已逾期。从金色木棉在2018年11月中旬发送给投资人的鸿途6号(二期)《延期公告》来看,该基金到期日为2018年11月,其是通过华夏银行广州分行以委托贷款的形式向广州粤泰集团发放2亿元贷款。该基金的主要还款来源为粤泰集团旗下的地产项目销售回款,但《延期公告》却披露,“受监管部门、贷款金融机构的划款审批流程限制,融资企业无法在约定期限内清偿本基金项下的本金及利息”。上述公告还指出,在2018年底首次逾期后,融资方同意管理人金色木棉锁定其名下某处地产项目作为鸿途6号的还款来源,双方对回款账户进行共管,并共管网签密钥、财务印章等,融资方还打算通过出售资产、加快楼盘销售进度来获得现金流。基金只能延期6个月,也就是到2019年5月中旬到期。然而,《红周刊》记者与一位投资人核实,到目前为止,鸿途6号仍未能兑付。鸿途6号的融资方粤泰股份是一家2001年就上市的老牌房企,近几年业绩波动较大,2017年通过转让淮南天鹅湾等项目实现净利润14亿元,而2018年却又跌至2.44亿元。2018年11月以来,粤泰股份多次公告因借款纠纷,大股东股权被轮候冻结。天眼查信息也显示,金色木棉控制下的深圳市彼岸大道肆拾贰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于今年1月以“民间借贷纠纷”的名义起诉了粤泰控股旗下的广州城启集团。锦安财富到底有多少只产品出现风险?雪球等论坛流传的一份名单显示,截至今年1季度末,锦安财富有27只产品出现本金或收益的兑付风险。对此,记者求证了多位客户以及理财从业者,后者表示,最新情况比传言中稍好一些,最近两个月,锦安财富已经有部分产品陆续兑付了收益,本金的解决方案也在商谈中。记者也就此采访了锦安财富,截至发稿,未获回复。融资方“上市公司+地产”光环失色 ST天润牵扯其中鸿途8号应于2018年12月底到期,但目前已经展期。记者获得的一份由管理人金色木棉发布于2018年12月的《延期公告》显示,“由于去杠杆政策及市场融资环境恶化等原因,融资企业目前面临较大的短期现金流压力”,鸿途8号只能延期6+6个月。对此情况,记者向一位投资人核实,鸿途8号到现在既没有兑付、也没有什么新进展。鸿途8号的融资方为广东恒润华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后者是ST天润二股东之一、持有上市公司11.27%的股本,其关联公司恒润互兴也是ST天润大股东。自2019年3月以来,ST天润多次发布大/二股东股权、子公司股权等被冻结的公告,而股价也在4个多月时间下跌了60%。2018年,ST天润年报显示亏损3.77亿元,而对于这份亏损的年报,中审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投到恒润互兴以及恒润华创的基金不止鸿途8号,还有鸿途9号、丰盈嘉盛3号。公开的发行资料显示,鸿途9号拟发行规模为2亿元,用于中大附中番禺分校高中部等建设。有投资人出示给记者的《承诺函》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鸿途8号已经违约,鸿途9号本金未到期、但半年付息已违约。恒润华创向管理人表示,“由于2018年金融市场恶化……再融资工作无法正常开展”,目前已加速处置资产,旗下的金山大厦和金星大厦也基本明确买方。恒润华创承诺,将在今年6月底前清偿鸿途8号、鸿途9号的收益以及至少2成本金,然而到期后再次违约。多位投资人告知记者,7月5日,有多位投资人来到恒润华创办公所在地,要求就兑付问题进行谈判。踩雷锦安财富的三方理财从业者朱先生告知记者,鸿途9号投向的中学已经建设完毕,但招生进度不如预期,如果仅依靠学费来偿付本息难度较大。除了上市公司外,锦安财富也为一些三线房企做融资服务,譬如“深圳前海新锦安公馆1期”私募基金。记者获得的一份发布于今年5月底的延期公告显示,新锦安公馆1期成立于2016年11月、应于2018年11月底到期,但未能如期兑付、延期到2019年5月底。该基金用于新锦安海纳公馆项目的开发,后者位于深圳前海开发区、总面积23万平方米,截至5月底“项目各座主楼即将封顶,预售情况火爆”,但“受不可控因素影响,预售证的取得及开盘时间较预期均有所推迟”。基金只能二次延期3+3个月。除了新锦安公馆1期外,以新锦安地产为融资方的还有瑞泽2号、瑞泽3号。另一位锦安财富的老客户陈先生告知记者,据其所知,以新锦安为融资方的产品共有6只,总规模大约在16亿元左右。今年5月底,锦安财富旗下的前海君子资本公告称,发行规模为2.8亿元的瑞泽2号在首次延期后未能兑付,二次延期6个月,到11月底前兑付。融资方新锦安承诺,海纳公馆的销售回款在支付银行开发贷、项目工程款后,将会优先用于偿还瑞泽2号的本金。朱先生透露,目前楼盘销售情况还可以,瑞泽2号、3号在本周已兑付小部分的本金。此外,锦安旗下私募发行的锦腾1号、新城智享1号、安享2号等基金已先后逾期。锦安财富还在2016年与中科招商合作发行了保和堂股权基金,投资于中科招商管理的保和堂制药有限公司债权转股权项目,但因2017年底中科招商的摘牌,使得保和堂基金进退两难。金色木棉曾发行凌云2号、为中弘股份子公司提供融资,也已违约。四原因重创老牌财富管理公司锦安财富本部在深圳,是深圳地区最大的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公司成立于2008年,在杭州、南京等地有分公司。锦安财富主要的发行平台是金色木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金色木棉自2014年底成立以来,累计发行了143只基金、48只正在运作。锦安旗下的彼岸大道资产发行了26只、前海君子资本发行了8只基金。资深理财从业者季总告知记者,锦安财富早年做信托代销起家,当时信托基本都是刚兑,因此锦安的客户群很大,“但后来代销产品的利润越来越薄,锦安就自主包装和发行产品,所以可能存在一些风控问题”。在锦安财富出现大面积的逾期后,一位鸿途9号的持有人陈先生告知记者,“最近去锦安财富办公室维权的客户不少”。为什么锦安财富会出现密集逾期现象?记者从知情人士手里获得的锦安财富2019年1季度员工大会录音显示,一位女性主讲人列出了四点原因(前述知情人士告知记者,主讲人疑似锦安财富实控人、董事长高岩):1.宏观层面上的“金融去杠杆”。会议主讲人直言,2018年强监管打断了交易对手的几乎全部融资通道,导致“良性的债务循环断裂”;2.融资环境收紧,融资方借新还旧的模式无法继续,但底层资产尚存,只是流动性出现了问题;3.交易对手过度集中;4.2018年,“深圳私募行业集中爆雷,去年深圳知名的私募至少爆了十多家”,冲击行业生态。一方面,客户心态趋于焦虑,另一方面,融资方的态度也趋于观望:如果锦安财富倒下,那么就存在逃废债的可能。朱先生告知记者,在2015~2016年市场资金充裕阶段,一家企业如果符合信托的发行标准,那也可以通过锦安财富来融资,但随着2018年金融去杠杆,锦安财富的运作受到限制。而且,“锦安财富的主要融资方其实不多,可能就7、8家,但为每个融资方发行的产品往往有3、4只,比如融资方为恒润华创及赖淦丰的产品就有鸿途8号/9号等3只基金”,一旦某只产品出现问题,其他产品也可能会出现风险。艰难自救:寄希望于昆仑信托在记者获得的录音中,主讲人指示员工安慰好客户、态度勿过激,锦安倒下了只能便宜融资方。“融资方的底层资产还在,只不过流动性出现了问题。”主讲人直言,近期锦安财富的销售能力几乎丧失、新发产品很困难,“再熬半年公司肯定是会倒的”,锦安财富的出路在于寻找“国有控股背景”的新股东。主持人所提到的新股东,记者采访获悉,指的是昆仑信托。昆仑信托是由中石油控股的信托牌照。5月中旬,昆仑信托旗下的昆仑甬达总经理到访锦安、表示将与锦安实现优势互补。不过上述录音也透露出,新股东对锦安财富也提出了对赌要求:完成一定的基金销售量+在两年内解决至少85%的存量产品问题。但对于锦安财富与昆仑信托的合作进展,记者未在公开报道、工商信息中看到更多信息。两位客户也告知记者,双方的合作前景尚存、但目前进展确实不大。记者通过电话和邮件采访了昆仑信托,截至发稿、未获回复。锦安财富产品逾期并非个案。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出现了如阜兴系、金诚财富等多家大体量的私募基金和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爆雷的案例,这也给业界、监管层、投资者提出了新的难题:烂摊子如何收拾?对此,常年从事私募基金法律服务的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原森泰律师指出,私募基金行业的制度供给并不充分,“《证券投资基金法》基本上只能规范到私募证券基金,国务院关于私募基金的行政法规在征求完意见发布后迟迟未出台;作为私募资基金监管的主要文件——《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仅仅是证监会的部门规章,其对私募的规定比较粗糙。在现实中起主要作用的是基金业协会制定的各种自律规则,但其法律效力低,且本身也纷繁复杂、处于频繁改动的状态中。”这就导致私募基金爆雷后,投资人和管理人只能依据具体的基金条款来逐一处理。管理端,“有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在募投管退四个阶段并未尽职尽责,有的甚至以关联交易的方式挪用基金财产、进行利益输送,个别管理人甚至打着私募基金的旗号进行非法集资。”对此,原森泰建议,这需要加强对整个私募基金行业的日常监管力度,而不是等出事之后才进行处置。(来源:红刊财经的财富号 2019-08-03 11:31) [点击查看原文]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点击可查看作者简介

08月03日 12:23
来自电脑网页版
(0)| 阅读数(15161) |
分享
| 收藏 | 回复(0) | 举报
新浪推荐
本社区信息

版主:

我要做版主
其他服务
如果你使用中遇到困难请联系,@新浪股市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