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社区 社区投诉 返回方正科技您当前的位置:新浪股市汇 > A股>方正科技(sh600601)> 浏览帖子
今开: @open@ 最高: @high@ 最低: @low@
成交量: @volume@ 成交额: @amount@ 换手率: @turnover@
市盈率TTM @pe@ 市净率: @pb@ 总市值: @totalShare@
北京股友

方正科技:为何被资本多次争夺历史竟又如此相似

方正科技:为何被资本多次争夺历史竟又如此相似2019年5月18日------日本蜡烛多次不同的主角,多次的资本争夺,为何居然三次在5月11日,第一次:1998年5月11日,北大方正发布举牌公告,截至1998年5月9日,北京大学关联企业共持有延中实业股票5263801股,持股比例为5.077%。其中,北京大学下属公司北京北大科学技术开发公司和北京正中广告公司购入延中实业普通股5184001股,占5%;北京大学全资企业方正集团持股100股,北大资源集团持股79700股。举牌公告一出,延中实业在二级市场的股价应声大涨。鲜明的反差是,当年宝安举牌延中实业时,管理层进行了殊死的强烈抵抗;而对于北大方正的举牌,无论是多年的老股东还是管理层,普遍热烈欢迎并一片喝彩。第二次:2001年5月11日,北京裕兴机械电子研究所联合河南觉悟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年富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凯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金裕兴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宇通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5家公司发布公告,宣称合计持有方正科技5.4103%的股票。举牌当天,裕兴发表声明,向方正科技提出议案:提出要求增补六名董事和两名监事;并提出2000年度利润分配预案的修改意见。第三次:方正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正科技”或“公司”)于 2019 年 5 月 11 日披露了公司股东曾远彬先生、张佳华女士以及广东万喜资产管理有限公 司(以下合称“信息披露义务人”)编制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详见当日披 露在《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及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上的相 关公告)。截止2019年 5 月 9 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收市,曾远彬先生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增持方正科技股份 2,330,190 股,占方正科技总股份的 0.1062%,截至2019年5月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收盘,曾远彬、张佳华、 广东万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合计持有方正科技股份109,876,310 股,占方正科技总股本的5.0060%。资本市场起源,中国第一家公开发行股票的公司延中实业:1985年1月,第一家公开发行股票的公司延中实业面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按面额50元平价发行。延中实业是上海延中路上的一个街道生产小组,当时很多上山下乡的上海知识青年返城后,都被安插在类似的街道企业中。延中实业只是上海成百上千的街道企业中的普通一员,本身并没有突出业务 也许正因此上海市拿其小试牛刀股份制,如果试成功了足显股份制威力,就算搞砸了社会影响也忽略不计。1985年1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批复:延中实业发行500万元股票,其中集体股200万 元,个人股300万元。9天后,1月11日在中国尚无专业证券媒体的情况下 ,延中实业分别在《文汇报》 、《新民晚报》 和《解放日报》上刊广告向社会告知:延中实股票要发行500万元的股票,每股50元合计10万股因担心引发社会负面效应,发行广告只如豆腐块大,缩在不引人注目的角落,由此在小心翼翼之中,上海迁中实业公司成为中国第一家面向社会开发行股票的公司在1月14 日正式发行前,几平所有人都担心股票没人要。作为防范策略之一,相当一部分股票摊派给了发起人之一的延中复印公司。但出乎意料的是,发行异常顺利,购买场面非常火爆、正式发售前已排起见首不见尾的长龙,当时报载: 虽值隆冬,但凌晨3时,人们就在门外排起了长队,达万人以上。历史记载:延中实业成为一家自诞生伊始就纯粹依靠向社会集资方式创立的股份制公司,股票发行数量:10万股;股票发行阶格:50元每股;实际筹资金额:500万元;延中复印工业公司看到巨大的社会认够量后,也将自己拥有的那部分股票向社会公众公开发行,以满足需求,轰轰烈烈的中国第一股发售,谢海清是当年排队的众多投资者中的一员,1985年1月14日清晨,谢海清在寒风中站了整整4个多小时,成为了第一位购买延中实业股票的投资者,并因此由一名普通工人成了延中实业的董事。上海延中复印工业公司的副经理秦国梁成为延中实业的副董事长和总经理。由资本缔造的第一家股份制公司,股权分散难成主业:1985年1月完成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500万元,当时的500万元在中国可算实力庞大,钱到手后怎么花成了头等大事,最后主要股东经过反复协商,决定先盖一座办公大楼,站着的房子躺着的地,办公楼无论怎样都是看得见的资产,让投资人心里踏实,花了300万元建成当时相当不错的办公楼、标准化厂房后,延中实业开始四处寻找业务。投资人成了股东,又没有真正的控股股东,所以民主决策当家作主,各献奇招什么赚钱做什么,首先进入复印业务,接着引进日本富士公司的彩扩技术成为中国第一家彩色复印;随后又推出汉堡包在上海第一家开创西式快餐业务;与香港某公司合作发展上海地区钓鱼竿业务;也尝试着自己生产过打火机;1992年,延中实业投资建立包装材料公司,饮用水公司,复印纸厂等项目,确立了延中实业在未来几年内的主营业务。当年公司实现主业收入1388万元,净利润309万元。回首旁观,延中实业经营者的眼光在当时相当独到,彩扩、快餐、饮用水、复印纸等业务都是其率先引进上海。如果坚持住主营方向,历经十几载的市场拼搏,每一业务都有可能做成较大的服务行业。但是,延中实业的先天性股权过于分散,必开投资决策的民主之风,主意很多,机会很多,诱惑很多,利益多重,平衡过繁,公司自然没了定力,资源只能分散。虽然很赚钱,但公司长不大。其经营者身上仍带有改革开放初期浓重的投机色彩,是为赚钱而不是发展一家企业,以至,在1992年后,很多能做到第一的业务半途而废,投资的只是一个个项目,没有主业。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历史背景下的历史事件: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步伐彻底打乱了延中实业生存的节奏。就在延中按部就班依循惯性定式过着红火小日子时,全然未料的重大变故改变了成长历程。1993年9月30日上午11点15分,上海证券交易所电脑屏幕上打出宝安公司持有延中实业5%以上股票的公告,延中实业被停牌。消息传到上海昌平路的延中公司总部,犹如晴天霹雳,一时大家六神无主。对延中实业和公众而言,收购事出突然,谁也没料到“我们的企业”一夜之间会落入他人之手,没了命根子。在此之前,早有几件不经意的历史事件为此埋下深刻伏笔:1986年9月26日,延中股票在工商银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静安分公司挂牌上柜交易,该股票成为第一批可流通股票。199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后,延中股票全部上市流通,成为第一批全流通股票。1992年2月,“延中实业”股票成为率先取消涨停板制度试行放开股价的公司股票之一。正是基于如此历史前提,也基于延中实业的股权结构与业务结构,深宝安(000009)打延中实业的主意不是一朝一夕。深宝安成立于1983年,1991年6月25日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主营房地产、工业及进出口贸易。浸染在国内经济开放程度最高的深圳,深宝安春风得意,开创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多个第一:组建第一家股份制企业,发行第一张可转换债券,发行第一张中长期认股权证,开办第一家财务顾问公司。1992年末,深宝安集团开始寻觅收购对象。延中实业股权分散以至几乎没有控股股东,从实际操作和收购成本上都相对容易。二级资本市场收购第一案:1993年9月13日,深宝安旗下宝安上海、宝安华东保健品公司和深圳龙岗宝灵电子灯饰公司在二级市场上悄悄收购延中实业的股票。9月29日,上述3家公司已经分别持有延中实业4.56%、4.52%和1.657%的股份,合计持有10.06%延中实业股份。由此,延中实业的股票价格从9月13日的8.83元涨至l2.05元。9月30日,深宝安继续增持延中实业的股票,,持股比例达到l5.98%。至此宝安才发布举牌公告宣称持有延中5%以上的股票,在一切准备就绪的情况下,向延中实业公开宣战。这是1993年国庆节的前夕。国庆节的3天假期,对于延中实业管理层来说度日如年。总经理秦国梁懊悔不已,为什么自己在学习 股票发行与交易管理暂行条例时,竟会把第四章(上市公司的收购)“跳过去”了呢?就在国庆期间,秦国梁没有闲着,他试图全力保住延中实业不被易帜。延中实业找到施罗德集团香港宝源投资作为顾问,希望实行反收购。但延中实业的反收购之路走得非常艰难,收购资金就是一大问题,几家兄弟公司的资助只是杯水车薪,而到10月22日宝安已经持有延中19.8%的股票。同时,双方在各自智囊团的支持下通过新闻媒体开展唇舌之战。延中实业也将宝安的违规操作上报证监会,希望能得到支持。就在宝廷之争愈演愈烈之时,其他老八股的管理层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但另一方面却又被购并的“进步势力”吓住了,结果一致得出“这是件好事情但要办好”的结论。最后在证监会的协调下,宝廷风波才得以平息。1993年l0月22日,证监会结论宝安购入延中股票是市场行为,持股有效;但对宝安信息披露不及时处以100万元罚款。至此,宝安得以顺利进入延中。1993年的宝延事件,深圳宝安集团通过二级市场购买延中股票达19.8%,而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由此开辟了中国证券市场收购与兼并的先河,成为中国证券市场首例通过二级市场收购达到成功控制一家上市公司的案例。宝安进入后,延中实业在业务和管理上没有多大改变,注入的宝安上海房地产业务对提升业绩有所帮助,但经营思路仍沿续延中老路。据专家分析,宝安虽然在股权上控制延中,但经营管理人才储备仍不足,内部运营管理控制跟不上,宝安只派来两人分别担任公司董事长和董事兼副总,其他岗位未作变动。实际上,延中的经营管理仍为延中老人把持,形成内部人控制格局。在此后资本市场收购案例中,控制所有权而未控制经营权的案例比比皆是,最后多以被迫再度易手而告终。宝廷事件就是前科,方正入主延中就是典范。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资本风云又起,延中实业第二股东反水成为新东家:1998年5月,延中实业迎来其发展历程上最为重大的历史转机,以方正集团为代表的北京大学所属关联企业举牌延中实业。1998年5月11日,(后面详细讲解 2019年5月11日资本牛散举牌方正科技,刚好整整21年,历史如此雷同)北大方正发布举牌公告,截至1998年5月9日,北京大学关联企业共持有延中实业股票5263801股,持股比例为5.077%。其中,北京大学下属公司北京北大科学技术开发公司和北京正中广告公司购入延中实业普通股5184001股,占5%;北京大学全资企业方正集团持股100股,北大资源集团持股79700股。举牌公告一出,延中实业在二级市场的股价应声大涨。鲜明的反差是,当年宝安举牌延中实业时,管理层进行了殊死的强烈抵抗;而对于北大方正的举牌,无论是多年的老股东还是管理层,普遍热烈欢迎并一片喝彩。以至在两周后,5月25日召开的股东大会,变成了一场热情洋溢的欢迎方正进入延中实业的“迎新大会”。会上,多数投资者慷慨激昂的讲述北大历史,北大师生也声称以北大人身份购买北大的股票,方正集团时任领导顺利当选为董事长。尽管当时宝安仍为延中第一大股东,但北大入主大势所趋,以第二大股东身份执掌延中,这是北京大学的品牌力量。1998年l0月,延中实业更名为方正科技。在此之前,其业务已经开始全面转型,方正集团将原延中实业的传统业务及部分资产剥离出售,仅保留办公用品业务。更名前一个月,方正科技以5850万元价格受让深圳方正科技显示设备公司65%的股权。更名同月,方正集团将其旗下方正控股(HK0418)的电脑业务剥离出来,注入方正科技;更名后一个月,设立以方正科技为主的上海北大方正科技电脑系统有限公司,方正科技持有其90%的股权。更名后两个月,东莞市方正科技电脑系统有限公司成立,方正科技持股90%。至1998年底,方正集团已将其全部有关PC研发、制造、销售的业务置入“方正科技”。在廷中实业更名为“方正科技”之际,不少廷中老股东强烈呼吁不要更名,并上下活动至有关部门。10月14日,延中公司名称更改为“上海方正延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许是一个缓冲。11月2日,在上交所的股票简称由“延中实业”彻底更改为“方正科技”。当终成定局后,老股东泪如雨下,上演了悲情一幕。这些老股东眷恋“延中”这块老牌子,那曾是他们的光荣与骄傲。他们留恋与感慨过去13年的岁月与风光,但他们无法阻挡资本的无情。1998年10月,中国“第一公开发行股”的品牌终成历史。在方正集团操控方正科技全面转型的全过程中,直至转型完成后,宝安一直是第一大股东。在1998年,宝安集团先后五次发布公告,减持公司股票。截至1998年12月31日,方正科技业务转型基本完成,宝安仍是方正科技第一大股东,持有8.47%的股份,直至1999年上半年完全退出。尽管宝安相对掌控资本话语权,但因不能以实际的经营管理能力而掌控运营权,最终只有谢幕而已。不过结局尚好,方正介入后带动方正科技在二级市场的价格大涨,从宝安入主时10元多涨至30多元,宝安早已赚得盆满钵盈。但仅仅是大赚而已,并未大赢,延中的辉煌是在“方正时代”创下的。1999年,方正科技完全确立了电脑的主业地位,业绩大增,实现主营收入16.53亿元,同比增长555.68%。品牌的优势,业绩的优异,奠定方正对方正科技的绝对领导地位。但这个地位并非不可撼动。资本大戏又敲锣,四川长虹的暗中收购:1999年,方正集团爆发著名的“逼宫事件”,引发“高层人事地震”,北大校方断然调整方正集团董事会以“平息内乱”。原集团董事长离开方正,时任北京大学副校长的闵维方出任方正集团董事长。此时,一个后来成为重要人物的铁腕之人随之登场,他就是曾经作为闵维方助手的魏新(魏新简介,方正集团董事长。北京大学管理学博士,教授。曾任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管理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财务部副部长、校办产业管理委员会副主任。1999年进入方正集团,历任方正集团副董事长、方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2015年1月4日中午,魏新被带走,接受司法协助调查。)被组织上“强行”任命至方正集团,协助闵维方的工作10月19日,在北大校方宣布方正集团董事会新名单,魏新不在其列,但他可以列席董事会。魏新当时是以校办产业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的身份进入,他说“我当时有两项职责,一件是作为校方派出的监管人员,履行监督职责。另外一件就是清查账目,防止资产流失。”8个月过去后,2000年6月,北大校方再次对方正集团董事会做出调整,魏新被任命为副董事长,实际上代行董事长的职务。魏新被任命后不久,方正科技便出现一大险情。在方正科技2000年年报中显示,四川长虹(6(]0639)的子公司虹兴仓储和江苏长虹赫然成为方正科技的第三、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69%和1.22%,合计持股2.91%。而方正持股比例为4.36%,仅高出长虹1.45%。据说,长虹当时账面上资金达100亿元,如有心入主方正科技是十拿九稳。更大的险情还是来自内部。时任方正科技常务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的祝剑秋试图与长虹联手。祝剑秋是已经离职的原方正集团董事长的亲信,大权独揽于方正科技。原方正集团董事长曾是方正科技董事长,其在位期间与祝剑秋联手设计了“权力下移结构”,方正集团对子公司方正科技几乎失去控制权,方正集团根本无法掌握方正科技的重要信息。甚至,方正集团人士当时的怨言是“去一次方正科技,比去台湾都难”。在原集团董事长离职后,方正集团与方正科技的“母子游离”状态仍在继续,方正科技的大权实际掌控在代董事长祝剑秋手中。如果内外夹击格局一旦形成,方正科技极有可能易帜。方正集团为抵制长虹这只外来猛虎的进入,尽管在二级市场没有急于动作,但动用了其他能动用的一切力量,甚至包括政府部门的干预。但攘外必先安内。方正集团收回方正科技的实际控制权,是魏新首先必须解决的问题。2001年初,借方正科技董事会要换届选举之机,方正集团与祝剑秋协商,希望其能退出方正科技要职,但双方意见未达成统一。恰在此时,2001年2月,长虹发生人事变动,主动撤回对方正科技的股权投资。方正科技的外患暂时消除,祝剑秋领导权问题也暂时搁置。资本市场又来收购定时炸弹的大爆炸:定时炸弹的大爆炸是在2001年5月,导火素是裕兴举牌欲入主方正科技。在这次的股权之争中,祝剑秋不但不配合方正集团的反收购操作思路,甚至在2001年5月30日通过方正科技公告,公开表示自己与方正集团的不同意见,称方正集团与裕兴方面推选的董事候选人名单存在关联性。祝剑秋希望以此推延股东大会的召开,为自己迎来更多的时间获取更多的支持。此举彻底激怒了方正集团,当日下午5点,方正集团董事会紧急约见媒体,就方正科技最近发生的情况首次正式对外披露信息。魏新断然宣布,祝剑秋近期的言行严重危害北大和方正集团的合法权益和声誉,免去其方正集团副总裁职务,魏新的铁腕作风一露峥嵘。次日,5月31日,方正科技召开董事会并发布公告,对方正集团的指责予以反击,但明显软弱无力。6月8日,祝剑秋突然向方正科技递交辞呈,要求辞去方正科技代董事长和总裁职务。2001年6月10日,方正科技召开临时董事会,推荐北大的严纯华为临时召集人,任命蒋必金为代理总裁。6月12日,祝剑秋辞去方正科技副董事长兼总裁职务。在此期间,魏新与祝剑秋曾有一次面对面的单独长谈,晓以利害切中祝剑秋软肋,此番长谈对祝剑秋请辞具有决定性作用。此举,方正集团控制方正科技董事会已有十足把握。也为对裕兴的反收购战奠定了内部基础。长虹的退出,一波刚平,一波又起。长虹的退出给另外一位觊觎者以可乘之机。为何资本反复争夺延中实业,又一次在5月11日:2001年5月11日,北京裕兴机械电子研究所联合河南觉悟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年富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凯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金裕兴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宇通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5家公司发布公告,宣称合计持有方正科技5.4103%的股票。举牌当天,裕兴发表声明,向方正科技提出议案:提出要求增补六名董事和两名监事;并提出2000年度利润分配预案的修改意见。对于裕兴的反收购战,最初的前线总指挥人选并非魏新,在初定人选因故不能担当之际,魏新临危受命,挺身而出。魏新说:“一个最基本的东西,控制权我们不能丢,这个会影响到方正集团的整体形象。”对于裕兴的举牌,方正志在必赢。5月14日,方正集团向上市公司董事会提交了增补候选董事的提案,在5名候选董事中,方正集团的核心层有两位:肖建国和魏新。方正集团要求方正科技董事会在14日召开董事会,通过裕兴的两个提案,并于次日公告;接下来再次召开董事会并通过方正集团的提案,于17日公告。这样,方正科技就不得不在5月16日完成股权登记,并于5月28日召开股东大会。2001年5月l5日.方正集团在基金公司卖出的压力下开始增持方正科技股票 ,基金公司为防止方正集团套现走人,把其持股量必须达到5%作为合作条件,5月15日,方正集团公告增持方正科技股份至935.1万股,占比5.0107%同日,方正科技召开董事会,通过丁裕兴关干分配的方塞,但方正集团和裕兴两方提交的董事会人选都没有通过 股东大会被延至6月28日。经过耗时一个多月的股权之争,6月28日方正科技的股东大会大家尤为期待 但事实上,中 小股东大闹股东大会才是股东大会的“高潮 ,股权之争使得方正科技股票大涨,但方正集团收回对方正科技控制权的过程中先后发布公告和声明先是赞美方正科技管理层的成绩,后又声称年报内容不实方正科技股票应声大跌, 中小股东在会场上情绪十分激动,场面十分混乱,以至后来需要配枪的警察坐镇 而方正集团则在无波无澜中取得对方正科技董事会的控制权,裕兴的候选董事提案则根本就没有提交到股东大会。从6月12口~27口,裕兴曾先后两次向方正科技董事会提交增补推荐董事候选人和监事候选人的提案,但方正科技董事会不予通过,对此,裕兴向中国证监会 上海证监办和上交所提出要求查处的报告,甚至做好了起诉的准备在6月28日股来大含现场,裕兴再次提交提案,仍未果股东大会结果是:北大方推选的9名董事全部 当选,魏新当选为董事长通过裕兴每10股转增10股的分配方案。裕兴曾一路高呼争夺方正科技的控制权,但赶到城门口却被拒在城墙之外,而城里的方正集团早已胜券在握:在反收购战中,有一位关键人物起到极重要作用。作为方正科技的重要投资人之一的李友在关键时刻选择了与方正联手。后来李友率其团队加入方正科技经营管理层,李友出任方正科技董事、执行总裁 ,他本人也由此完成了从资本运作者向 产业运营者的转型,李友在方正科技业绩凸显,李友升至方正集团董事、执行总裁。高清收购方正科技又掀闹剧:就在裕兴举牌风波平息的3个月后,方正科技再遭举牌,2O01年10月,上海高清持有方正科技的股份达到5. 000026%,位列北大方正之后的方正科技第二大股东,上海高清2001年8 月30日才成立,注册资本金1亿元,上海高清数字创新中心以技术投资持股份35%深圳市福鸿达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65%;据称,其主业高清晰度数字电视要产生利润,至少需要5 年,由此意图借助资本市场平台来实现其产业的扩张.而方正科技在国内IT领域中的业绩与地位被其看中之后,北大方正和上海高清开始了你追我赶的增持游戏,11 月16日,3次公告后上海高清成为方正科技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6.4982%,高出北大方正0.285%;11月22日,上海高清联合3家盟友南大科技园,东大科技园,北京申易通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合计持股超过10%,向方正科技董事会提交召开临时董事会的请求,11月11日公告显示,成立于2001年11月1日的北大方正集团控股子公司深圳市方正科技有限公司买入方正科技124.88万股11月23日,方正集团增持至24632450股,持性比例为6.60%,11月30日收盘 ,北大方正相关企业持有方正科技股份达10%以上,北大方正增持队伍中出现河南方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北京方正蓝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两张新面孔。股权增持过后,双方又进入唇枪舌战阶段,12月21日,上海高清等4家公发布要求魏新辞去董事长总裁职务,要求李友辞去董事职务的公开信。对此方正采取法律手段进行反击,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认定上海高清的公开信无法得到事实认定,因此建议不提交临时股东大会。2002年1月22日,方正科技召开股东大会,上海高清缺席,其所提4项提案全部被否决。至此,高清举牌事件草草收场。2002年方正科技中报显示,上海高清完全退出前10大股东之列。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点击可查看作者简介

05月18日 13:49
来自电脑网页版
(0)| 阅读数(97528) |
分享
| 收藏 | 回复(0) | 举报
新浪推荐
本社区信息

版主:

我要做版主
其他服务
如果你使用中遇到困难请联系,@新浪股市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