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社区 社区投诉 返回浙江龙盛您当前的位置:新浪股市汇 > A股>浙江龙盛(sh600352)> 浏览帖子
今开: @open@ 最高: @high@ 最低: @low@
成交量: @volume@ 成交额: @amount@ 换手率: @turnover@
市盈率TTM @pe@ 市净率: @pb@ 总市值: @totalShare@
江苏股友

贴出来,与大家分享

贴出来,与大家分享。$浙江龙盛(SH600352)$ $兴业银行(SH601166)$—记安诺芳胺化学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贡晗记者 赵晓飞2002年,当贡晗放弃已经从事了8年在央企的销售工作,决定闯荡一番事业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自己率领的浙江安诺芳胺化学品有限公司有一天能够成为杜邦、住友这样的国际大公司的竞争对手。从一无所有,到缔造不凡。可以想见一路走来的艰难坎坷,但贡晗始终保持着相当的平静。即使回忆起往昔的荣耀与困境,表情也未有丝毫波澜。“还是想做点事情吧。”他这样淡然地总结如今取得的成绩。峥嵘从“无中生有”再到世界第一在2002年入职龙盛一年后,龙盛掌门人阮伟祥决定将间苯二胺的生产工作交给贡晗执掌的浙江安诺芳胺化学品有限公司。这是当初阮伟祥邀请贡晗加入龙盛之时,两人从未谈及的构想。间苯二胺生产,是染料生产线上最具技术含量的环节。当时中国只能生产一些中低端的中间体。而用于高新行业的高端中间体,几乎全部被日美垄断。谈及突然接手间苯二胺生产时的感受,贡晗坦言压力很大,但他也没有过丝毫踌躇便投身于这项艰巨的任务—即使在当时,龙盛能够用于间苯二胺生产的装置,只有两座精馏塔而已。如今再回首从事中间体生产的这10多年,贡晗认为,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最值得骄傲的一项成就是推动了高端中间体产品—聚合级间苯二胺的工业化生产。时至今日,我们很难“复盘”在成功实现聚合级间苯二胺生产的过程中,贡晗和他的团队遭遇过怎样的关卡与瓶颈。化工企业家身上特有的那种“只表述结果,不强调困难”的共性,在贡晗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面对记者对攻关过程的好奇,贡晗只是简单地表示“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我们不断地进行摸索,大概花了两三年的时间才攻克。”听上去似乎很简单,但如果从聚合级间苯二胺的市场地位来反推一下,就能了解到,这其中究竟凝结了多少心血。高纯度聚合级间苯二胺,是生产芳纶的重要原料。而芳纶是一种技术壁垒非常高的特种纤维,其重要程度已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也就是说,没有聚合级间苯二胺,就不可能生产芳纶,也就无法推动我国在高端新材料领域进一步参与国际竞争。安诺在聚合级间苯二胺上的突破产生了巨大影响。全球最大的聚合级间苯二胺生产商杜邦, 在安诺实现工业化批量生产后,放弃了自主生产, 转而与安诺达成战略协议,由安诺供给产品,用于该公司芳纶业务。“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贡晗表示。记者了解到,目前安诺已和全球几乎所有芳纶企业都达成了合作,为我国推进芳纶产业发展,实现化工强国梦,奠定下坚实地基。在聚合级间苯二胺的基础上,安诺团队又经历了漫长的工作才“拿下”了聚合级对苯二胺的生产,该产品除了是对位芳纶的主要原料之外,另一项重要应用是FCCL。FCCL即柔性覆铜板,其重量轻、厚度薄、弯折性好,几乎在所有的电子产品中都有应用。业界认为,随着5G时代加速到来, 各大公司均持续推进FCCL业务,对聚合级对苯二胺生产商来说,面对的是一片广阔蓝海。安诺的另一项“心血力作”,则是另一重要化学中间体,间苯二酚的大批量生产。在安诺大批量生产间苯二酚以前,国内只有几家很小的企业在进行生产。这些企业采用的均是磺化碱溶工艺,这种工艺传统落后、产品收率低、污染大。整个间苯二酚市场实际上被日本的住友、三井以及美国Indspec公司垄断。国内市场被外企垄断,意味着主动权交到别人手上。外资企业借垄断之机, 控制产品的销量和价格,打压产业链下游企业,是化工行业屡见不鲜的弊病。安诺在实现了聚合级间苯二胺生产以后,决定动一动外企的这块“奶酪”。安诺团队又攻克了间苯二胺的衍生品— 间苯二酚的新型生产工艺。记者了解到,安诺团队创新开发的间苯二胺水解法制备间苯二酚技术,具有流程短,“三废”产生量少,生产成本低等优点。与国内通常采用的磺化碱熔工艺相比,污染物减少90%以上,是目前工业化生产间苯二酚中最有竞争力的工艺路线。安诺的间苯二酚生产新工艺问世后,垄断局面被打破,中国企业拿回了国内市场的控制权,下游企业的权益和染料行业的良性发展均得以维护。到目前为止,安诺的聚合级间苯二胺、聚合级对苯二胺产量均已达到全球第一,间苯二酚的生产业已接近全球第一。这样的成就来自他对“卓越”的不懈追求。“精细化工不是大宗商品, 在细分行业是可以做到最大的。”贡晗告诉记者, 因为工艺领先,并有着充足的信心,因此安诺的每种产品都是“在定位的时候就想着做第一”。在贡晗看来,安诺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即使面对的是住友、杜邦这样的强大对手,安诺芳胺依然有着自身的竞争力。“我们很专注在产品上面。”贡晗说,国际大公司的业务很分散,还要投注很多精力在下游产业上,这让安诺在细分行业的竞争中拥有了更多胜算。焦虑安环压力下走刀刃的人2018年,是安诺厚积薄发的一年。这一年,企业实现了45亿元人民币的销售收入。在对这份丰厚盈利的背后进行探究时,贡晗更多提到的是一些运气成分。包括染料价格的大涨,包括竞争对手的折戟。在过去的一年里,由于环保原因,苏北一带不少染料企业被关停。去年4月18日晚,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以《非法排污几时休》为题,报道了苏北灌河口三个化工园区(燕尾港、堆沟港和陈家港)的环境污染问题,引起江苏省环保厅高度重视。经过连夜会议,专案组次夜赴连云港进行彻查。连云港市政府也第一时间叫停灌云、灌南两地化工园区生产。在这两个化工园区中,有不少公司与安诺的产品相同或相近。苏北地区染料企业大面积关停,虽然不排除其中有被殃及的“池鱼”企业,但总体而言还是环保意识不到位,很多企业心存侥幸。安诺看似占尽天时之机,而在记者看来,实际上却是背后长达十几年的默默耕耘。自从开始接手中间体生产业务以来,安诺就坚持走绿色发展道路。贡晗率领公司,以母公司龙盛集团强大的研发力量为依托,对传统落后工艺进行改造升级或自主创新,研发出众多优秀的绿色工艺产品。“做化工安环压力很大。”贡晗坦言,染料是一个环保高危行业,而染料中间体生产则是高危中的高危。据了解,染料中间体最常见的产品,如间苯二胺、间苯二酚、还原物、H酸等,在生产过程中均存在较大环保隐患。以间苯二胺为例,传统的间歇硝化+铁粉还原法会产生大量的有毒铁泥,废水也难处理,严重污染环境。而安诺团队历时多年开发的连续硝化技术和绿色加氢合成工艺,不仅“三废”产出少,能够真正实现清洁化生产外,还具有生产能力大、产品收率高、质量好、成本低等优势。还原物也是容易产生污染的中间体之一。还原物的学名为2-氨基-4-乙酰氨基苯甲醚,它的传统工业制法一般为铁粉还原法,以及硫化碱或水合肼还原。贡晗告诉记者,铁粉还原法反应流程长、“三废”多、产品质量差、操作环境十分恶劣;而硫化碱或水合肼还原则经常需要加入汞盐定位剂,会对环境造成很大污染。正是由于看到传统工艺的弊病,龙盛决定对还原物的生产技术进行创新升级。安诺团队经过多年公关,最终攻克了绿色清洁的催化加氢技术, 并在此基础上完成了1万吨/年工业化示范项目的建设。这一课题,即“2-氨基-4-乙酰氨基苯甲醚清洁生产工艺开发及示范”,被纳入“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染料及中间体清洁制备与应用关键技术”范围。以此为基础,安诺团队进一步开发了新型酰化反应强化技术、高效连续硝化工艺、连续液相加氢工艺、稀硫酸资源化利用技术及工艺和设备的一体化集成技术。记者了解到,这些新技术可以让每吨产品的醋酸单耗下降13%以上,硫酸单耗下降27%,硝酸单耗下降11%,产品收率提高10% 以上,单位产品能耗下降60%。贡晗向记者表示,采用连续液相加氢技术产品纯度提高明显,不经结晶分离可直接用于后续产品生产。与原来国内采用的铁粉还原法相比,不仅消除了铁泥污染,降低了能耗,还提高了收率。如果以C O D计算,生产过程废弃物排放可减少60%以上。作为化工企业高管,又加之身处中间体这种环保高危行业,贡晗就像是一个行走于刀刃之上的人,每根神经都时刻紧绷着。“最怕的事情是晚上突然接到厂长的电话。”贡晗笑言。2017年12月,连云港聚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发生爆炸,事故导致10人死亡、1人受伤;去年7月,四川宜宾恒达科技有限公司发生重大爆炸着火事故,造成19人死亡、1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4142余万元。这两起重大事故,将化工行业再次推到风口浪尖之上,而且这两家公司都是中间体生产企业。贡晗告诉记者,中间体属于危险化学品行业,生产过程具备高温高压、易燃易爆等特点。安全事故的发生,不仅会给企业带来毁灭性打击,更会给一个家庭抹上永久的阴霾。“事故给家属带来的冲击,是每一个企业管理者都不忍看到的。”也基于这样的责任心,贡晗决定引进行业内最为先进的管理方法—国际著名化工企业杜邦的安全管理咨询辅导项目(D S S项目),对企业的安全管理水平进行强化提升。记者了解到,截至2018年底,安诺用于安全管理的资金投入已超过3000万元。历时三年促进公司安全生产管理从“严格监管”到“自我管理”阶段的转变;从行为安全和工艺安全两方面改进提升管理水平;从提高安全文化建设和控制风险源两条线入手防止事故发生。目前已形成一套从源头抓起、行之有效的安全管理新模式。除了在工作中狠抓安全环保,贡晗还热衷公益事业。他自己本身或带领公司团队,参与了很多公益活动,这些公益均与环保有关。谈及此事,贡晗直言,近年来化工行业形象受损,社会上“谈化色变”之事屡有发生。参与公益环保事业,一来是想与各界人士交流对环保的想法,二来也是为了尽己之力重树行业形象。宏愿为中国实体经济“再创业”如果给自己下个定义的话,贡晗认为他是一个“很坚持”的人。“如果说有什么优点的话,我可能比较坚持吧,这种性格有时候也更容易去做成一件事情。”的确,正是有赖于这样的性格,安诺一次又一次打破国外先进企业的垄断,通过不断的科技创新,将产业发展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但除此之外,在与之交谈的过程中,记者还强烈的感受到,贡晗是一个非常具有责任感的人,是一个胸怀大业的人— 这一点体现在他始终想为中国实体经济做出自己的贡献。回首一路取得成绩,贡晗最想感谢的,是最初的那位“引路人”—安诺的母公司浙江龙盛集团董事长阮伟祥。贡晗说,从安诺白手起家到比肩国际巨头企业的中间体业务,最应感谢龙盛提供的这个平台。“在龙盛的平台上很幸运,有很多丰富的资源、人才、配置,让你不是很孤独地在做这些事情。”而如今羽翼已丰的安诺也在反哺母体,由于现金流充足,安诺已成为整个龙盛集团的重要融资平台。敢于伟大才能成就伟大。这是贡晗一路走来的写照。展望明天,贡晗又给安诺定下了一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点击可查看作者简介

2019年08月25日 18:29
来自电脑网页版
(0)| 阅读数(12756) |
分享
| 收藏 | 回复(0) | 举报
新浪推荐
本社区信息

版主:

我要做版主
其他服务
如果你使用中遇到困难请联系,@新浪股市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