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社区 社区投诉 返回乐视退您当前的位置:新浪股市汇 > A股>乐视退(sz300104)> 浏览帖子
今开: @open@ 最高: @high@ 最低: @low@
成交量: @volume@ 成交额: @amount@ 换手率: @turnover@
市盈率TTM @pe@ 市净率: @pb@ 总市值: @totalShare@
山西股友

贾跃亭“金蝉脱壳”后

文/周雄飞编辑/大风“下周回国”的贾跃亭,真实出演了一次“金蝉脱壳”。7月2日,贾跃亭发了一份公开信,其内容是宣布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案最终完成,根据重组方案,他无需为其所负债的29.6亿美元债务承担债务,所有债务将装进法拉第未来(FF)股权的信托基金中。贾跃亭发公开信 图源网络这意味着,众多债权人只能眼看着贾老板“金蝉脱壳”,自己却需要期待着FF汽车盈利,才能拿到分红。这样看,这封题为“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的公开信中,只有“重启人生”这部分最能描述贾老板此时的心情。债权人们或许会再次陷入绝望中,毕竟距离贾跃亭开始造车已过去6年,目前还未量产一款车型。而如今在国内电动车战场中,特斯拉傲视群雄、比亚迪,吉利,蔚来,小鹏等割据一方、宝马,奔驰虎视眈眈。所以,贾跃亭想要通过做成FF来还债的成功率,还是个未知数。高开低走的造车梦“有朋友劝过我放弃FF,把股权卖掉然后用破产清算的方式“躲”在美国一了百了,但他还是不够了解我,放弃和逃避从来也永远不会是我人生的选项。”贾跃亭在公开信中这样写到。的确,对于造车这件事,贾跃亭一直都没有放弃,哪怕在放弃乐视和破产重组成功后,还要用重组方案将自己的命运和FF绑在一起,来完成未完成的“造车梦”。和当下众多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一样,贾跃亭的造车梦也始于特斯拉。时间拨回6年前,当时特斯拉在北京向首批车主交付新车Model S。贾跃亭对此很激动,“我希望超越特斯拉,并带领整个行业迈入新时代”他曾表示了这样的野心。2014年特斯拉首次向国内交付 图源网络就在同年12月9日,他在微博中官宣自己要开始造车,并宣称他的目标是要打造出零排放的电动汽车,及其一套完成的汽车互联网生态系统。这个“故事”在当时看来,是非常诱人的。很快,贾跃亭的乐视汽车就与北汽、阿斯顿.马丁达成合作、控股易到用车。乐视的股价也一度飞涨到179.03元/股的历史最高点,并在2016年顺利拿到10.8亿元首轮融资。一时间,贾跃亭和他的乐视汽车被推到云端,但很快就开始下坠。但正像蔚来汽车李斌曾表示“没有200亿不要造车”,贾跃亭很快也发现钱不够了。就在2016年10月19日,所承诺要展示乐视超级汽车的发布会上,在发布完新式手机、电视等产品后,备受关注的汽车却未见踪影。贾跃亭在乐视超级汽车发布会 图源网络随后,乐视的股价一落千丈,旗下乐视体育因未付款丢失转播权、乐视手机因欠款被告,乐视汽车甚至还没开始就死了。造车失利的贾跃亭,只能携家带口来到美国,出任法拉第未来公司CEO,延续他的“造车梦”。但就在他准备“重头再来”之时,法拉第未来美国工厂被负面消息淹没,公司也摇摇欲坠起来。三次“卖身”救赎在经历完第三次“卖身”后,法拉第未来终于慢慢走上良性发展。“希望2020年可以成为FF之年。”时任法拉第未来CEO毕福康去年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并且他表示,将有计划让FF91在2020年9月之前完成上市,但在这之前,还需解决8.5亿美元的融资需求。据天眼查数据,自2015年完成了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后,接下来总共完成了5轮融资,总计不到40亿美元。至此之后,再无任何一笔融资进账。虽然依然很缺钱,但促成这位艾康尼克CEO加入FF也是花了不少代价,这其中就包括贾跃亭终于放下了对FF的“控制欲”。2019年9月3日,FF正式任命毕福康为全球CEO,而贾跃亭则需要辞去原有CEO职务,另出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毕福康加入法拉第未来 图源网络此消息在当时业内人士看来,是贾跃亭终于放下了对FF的控制,真正开始面对现实。就在那一天,贾跃亭也更新了一条新的动态“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而在这之前的两次“卖身”中,都因贾跃亭不愿放弃对FF的控制权而失败。就在毕福康加入FF前一年,跨界造车的恒大曾向法拉第未来投来“橄榄枝”,宣布准备以67.467亿元入主FF,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有了资金的注入,2018年8月,FF91第一辆预生产版汽车下线,贾跃亭泪流满面的主持了仪式,并表示将于2019年交付FF91。一时间,恒大和FF走入“蜜月期”。但这个“蜜月”是短暂的。就在同年年底,恒大突然单方面宣布不再向FF投入资金,贾跃亭所承诺的2019年交付也付之东流。当时在业内看来,导致这次合作失败的主要原因,很大可能是贾跃亭不愿意放弃FF的控制权。图源网络随着与恒大合作失败后,就在人们认为FF无翻身之日时,贾跃亭又得到了一笔投资,是来自第九城市董事长兼CEO朱骏。2019年3月,双方成立合资公司,第九城市要向合资公司注资6亿美元,并按照合同分期注资。但随后,双方的合作进展变得缓慢,直至合作悄然终止。当时坊间传闻,导致这次合作不利的原因,还是在于贾跃亭对FF控制权的执念。现在看来,回顾FF的三次“卖身”经历,只有和毕福康的合作还在继续下去,贾跃亭也成功“脱身”,有望早日回国创业打工。但不可否认的是,摆在贾跃亭和FF面前有两个困境:一是距离承诺9月之前FF91上市的期限还有两个月。其二,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已今时不同往日。今时不同往日自2014年信誓旦旦开始造车,在经历社会的毒打后,贾跃亭最终还是要以“造车”来还债。但6年的时间已过去,现在的国内新能源汽车赛道早已时过境迁。就在贾跃亭因为梦想下定决心造车的那一年,游侠汽车、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等众多新势力像“雨后春笋”一样拔地而起。而在彼时,整个行业想的都是烧钱、扩张、再烧钱、再扩张。随着新能源汽车被国务院确定为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各地政府也陆续出台了购车补贴政策,给新能源汽车行业野蛮疯长的势头加入了“助燃剂”。而随着“骗补”等丑闻的出现,国家开始了补贴的降坡政策。就这样,整个行业开始从野蛮生长转变为精耕细作,各企业想的不再是扩张,而是怎样活下去。而到了今年,每个企业对于“活下去”的信念更为强烈。一方面,由于黑天鹅事件的影响,导致新能源汽车产业中下游各行业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冲击,最后的表现就是车企无法兑现汽车销量,再加上补贴降坡的影响,直至入不敷出,最终由于资金链断裂,企业不得不破产。这其中就包括拜腾汽车、长江汽车和博郡等车企已在今年“倒下”,而作为第一梯队的蔚来、小鹏和威马等车企还在为盈亏平衡所发愁。图源网络除了钱的问题,相比于2014年,目前市场格局也发生了变化。除了造车新势力之外,特斯拉也在去年强势进军国内市场,并一举傲视群雄。另外,像国内比亚迪、吉利、上汽、广汽等老牌车企和世界老牌车企,比如像宝马、奔驰也在加速布局新能源汽车业务。“由于疫情、老牌车企的加入和技术的迭代,今年将会成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关键一年,如果说之前是靠‘钞能力’,今年就是拼刺刀。”一位汽车行业从业者对锌财经表示。而目前,法拉第未来的FF91车型量产还没有完成,承诺今年9月前上市也还是未知数。因此,贾老板想要用FF盈利分红来“打工还钱”,还是先实现量产再说吧。不然这次“为梦想而窒息”的只能是债权人了。(来源:锌财经的财富号 2020-07-03 22:33) [点击查看原文]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点击可查看作者简介

07月03日 23:23
来自电脑网页版
(0)| 阅读数(1714) |
分享
| 收藏 | 回复(0) | 举报
新浪推荐
本社区信息

版主:

我要做版主
其他服务
如果你使用中遇到困难请联系,@新浪股市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