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社区 社区投诉 返回创元科技您当前的位置:新浪股市汇 > A股>创元科技(sz000551)> 浏览帖子
今开: @open@ 最高: @high@ 最低: @low@
成交量: @volume@ 成交额: @amount@ 换手率: @turnover@
市盈率TTM @pe@ 市净率: @pb@ 总市值: @totalShare@
甘肃股友

从这篇文章看

【独家】谁在角逐最后的半导体资产“安谱隆”?环球老虎财经01-08 10:14订阅二级市场上如火如荼的半导体概念的暴涨,让一直在角逐还未上市的半导体资产安谱隆的各方,如坐针毡。而近日深交所的一封问询函或许也正让安普隆的终极决策者闫春雨浮出水面。安普隆——这一两次重组失败却仍旧令人激动的半导体明星资产,这次会迎来上市的转机吗?12月17日,天喻信息收到了深交所发来的问询函。14日,公司曾公布一份大股东拟转让部分股份及实控地位的进展公告,而“身份不明”的收购方——武汉同喻与语焉不详的收购方案,疑似正在进行“买壳”操作。公告显示,武汉同喻实控人中有一位名叫闫春雨的神秘人物,而根据线人爆料,其或许通过两家投资公司简洁持有安谱隆股份,此次疑似“买壳”,或是想拿下安谱隆并完成上市。安谱隆作为半导体领域为数不多“待嫁”的优质资产,长期被上市公司觊觎,然而却因百亿的体量与现金收购的要求,屡屡收购失败。此次疑似资本大佬出手,或许终于能打通安谱隆半导体艰难的上市之路。天喻信息控股权的蹊跷转让12月14日晚间,天喻信息发布了华工科技产业集团拟转让公司部分股份及实控地位的进展公告。其中,公司股东华工产业集团和华工创投拟转让1.05亿股,约占公司总股份的24.58%,转让价为不低于10.27元/股。实际上,这番操作相当于华工科技产业集团“变向”出售天喻信息变的控股权。而受让方正是武汉同喻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称“武汉同喻”)。在此次交易中,武汉同喻至少要支付10.86亿元。12月17日,深交所专程发函询问本次意向交易的情况,要求天喻股份对此次交易的意向受让方,武汉同喻的经营能力与实控人的背景及收购资金来源等问题进行披露。回复公告显示,武汉同喻在与华工产业集团等签署转让协议后,将按约定时点以现金方式支付全部对价。目前,武汉同喻已支付0.6亿元保证金且其合伙企业深创智能提供了4亿元的资金证明,剩余资金将由同喻投资各股东合伙人按节点提供,不存在代持和支付能力的问题。至此,一家注册地与华工科技产业集团同为武汉的有限合伙企业被推至聚光镜下。公开信息显示,武汉同喻是在2020年10月12日成立的合伙企业,其最大合伙人深圳市深创智能集团(以下简称深创智)有限公司则成立于2019年8月1日。如此看来,武汉同喻似乎是一家为了此次受让天喻信息的股份而刚刚完成注册的“新公司”。而此次华工科技产业集团的股权转让实际上即为“卖壳”。穿透武汉同喻后可以发现,武汉同喻的主要有限合伙人(LP)是深创智能,主要执行事务合伙人(GP)是西藏联创。艾迪通过西藏联创、闫春雨通过深创智能,共同实际控制武汉同喻。资料来源:企查查通过穿透进一步发现,自然人闫春雨实际持有武汉同喻股份比例高达79%。于是,这位神秘的收购方终于浮出水面,实际上,华工科技集团是将对天喻信息的控股权卖给了闫春雨所控制的有限合伙。闫春雨其人公开资料对于闫春雨的报道极少,而对于这位神秘人此次收购的天喻信息的目的,深交所已发函提出质疑,这同时也是市场的最大疑问。在记者的多方打听下获知,闫春雨实际上还是市场上炙手可热的半导体资产“安普隆”的实际控制人,或者说有相当大话语权的人。资料来源:企查查据悉,闫春雨通过通过北京嘉坤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嘉坤)和北京瑞弘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瑞弘)持有安普隆母公司合肥瑞成产业投资有限公司32.5%的股份。由于合肥瑞成股权分散,闫春雨成为安谱隆这一资产的主要话语决策人之一。“烫手山芋“安谱隆2015年左右,世界着名半导体厂商恩智浦(NXP)为了顺利出售给高通,按照美国反垄断法规限制,不得不“忍痛割爱”,剥离手上的三家优质公司:安世、瑞能、安谱隆,总金额达到40亿美元。当时,国内知名PE财团建投华科果断出手,一举包揽了这三块半导体领域的明星资产。彼时有报道称,建投华科对安谱隆的收购花了1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16.82亿元)。此后四年间,建投华科一直在积极寻找上市公司买家。2017年,第一位骑士——刚完成借壳上市不久的奥瑞德上门提亲,欲收购安谱隆半导体100%股权。虽然急于出手的建投华科,颇具人情味地给出了“七折亏本价”,但总价仍高达86.3亿元,而彼时奥瑞德资金十分紧张,账面现金不足亿元,使得这桩收购最终流产。如今,奥瑞德已然变成ST瑞德,挣扎在退市的边缘,显然也与安谱隆永远说了再见。2018年5月,第二位骑士——旋极信息紧接着出场。彼时公司公告称,正筹划重大资产购买事项,拟收购合肥瑞成及其背后的安谱隆半导体,预计交易金额约80-96亿元,并已向一方LP支付了1个亿的意向金。不过,旋极信息似乎“拖延症”严重。从2018年到2020年,整整两年时间,旋极信息竟然没有公布任何一份重组预案。主要是因为公司2018年的年报被审计出具保留意见,导致公司无法在框架下通过增发股本融资。2019年初,由于旋极信息的重组竞购排他协议到期,“明星资产”安谱隆半导体再次公开“招亲”。包括浙江永强、利欧股份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都曾被传出有收购意愿,然而都没有下文,安谱隆的百亿身家与出售方“现金交割”的要求,似令诸多上市公司望而止步。有趣的是,安谱隆的荷兰实体一直在追踪安谱隆半导体的竞购进展,其网站的每个公告都会用英文,中文简体和繁体发布三个版本。而安谱隆荷兰总裁每次在公司归属进展中都会加上一句——公司成为上市公司的决心不会改变。作为标的资产的安谱隆有强烈的上市动机,那上市公司与资本这方呢?这两年,随着国内半导体行业供应链自主提速,有越来越多芯片企业寻求上市拓宽融资渠道。在此背景下,吸纳国外优质资产能够帮助拟上市的公司提升资产质量,加快上市进度,也能帮助上市公司迅速实现经营业绩与股价的“弯道超车”。而半导体行业由于技术准入门槛极高,全球范围内优质标的都极其稀缺,这也是安谱隆常年受资本圈热捧的最重要原因,其作为全球第二大的射频芯片企业,资产质量处于全球第一梯队,被业界认为比肩不逊于安世/豪威。换句话说,若任何一家上市公司成功吃下安谱隆这块蛋糕,都将有望冲击千亿市值。不过再好的资产,卖不出去等于没有价值,对于投资集团建投华科来说,久久难以出手的安谱隆也成为了一个心结。2019年6月,闻泰科技以268亿元“迎娶”安世半导体,股价翻了四倍,最新市值突破了1220亿元,俨然已成为A股5G半导体老大。而收购成本27.6亿美元(约合181亿元人民币)的建投华科,也在这笔倒手买卖中赚了87亿。2019年11月,建投华科出手收购了麦克奥迪(300341),时间点恰逢瑞能半导体项目完成交割不久。值得注意的是,瑞能半导体也是建投华科手中为数不多的,已取得大比例控股权的公司,所以此次建投华科收购上市平台,也被市场普遍猜测是为瑞能半导体借壳上市做准备。时至今日,建投华科四年前收购的“恩智浦三杰”,似乎只剩下安谱隆“待字闺中”。而现在仿佛有四波势力正暗潮涌动,欲角逐这最后一块半导体瑰宝。四方势力角逐安普隆?据悉,合肥瑞成目前是安谱隆的第一大股东,也可以说是安谱隆在国内的公司主体,其背后主要有建投华科与中信证券两股势力,持股比例六四开。数据显示,建广资产(即建投华科母集团)通过北京嘉广资产管理中心(下称,嘉广资产),北京瑞弘半导体产业投资中心(下称,瑞弘投资),北京嘉坤资产管理中心(下称,嘉坤资产),共持有60.7612%。而中信证券通过合肥市信挚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合肥信挚)持有39.2387%,代表了“中信系”的势力。值得注意的是,安谱隆背后实际上还有着“中植系”的影子。经股权穿透后,合肥瑞成的最终受益人为中植系解直锟,其通过嘉广资产间接持股比例约为28.5895%。在资本市场上,“中植系”一贯以低调着称,解直锟实际上暗中通过多个资本平台、几重复杂股权关系深度介入并操控多家“壳公司”。在安谱隆后续收购事宜中,作为老股东的“中植系”,不排除插一脚的可能性。另外,虽然第二位“骑士”——旋极信息与北京嘉广的交易排他期已终止,先前支付的意向金已被全额退回,且至今没有被允许进行尽调,似乎已被排除在潜在收购者之外。但旋极信息似乎仍旧没有放弃。根据公司2020年12月14日发布的最新公告,收购合肥瑞成股权事项仍在持续推进中,并与项目意向投资人保持沟通对接。在四股势力中,最为重要的或许还是闫春雨控制的北京嘉坤与北京瑞弘。或许闫春雨正在积极安排,欲帮助安谱隆借壳上市。天喻信息是个好壳?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闫春雨欲收购的天喻信息,从财务状况与股权结构看,质地尚可,或也将有利于加快推进安谱隆借壳上市的进程。公开资料显示,天喻信息是由华中科技大学实控的“高校系”上市公司,主要从事智能卡、教育信息化、物联网等业务,在大力推动新基建与智慧城市建设的背景下比较讨巧。业绩方面,天喻信息2019年营收约为22.12亿元,扣非净利润约为0.06亿元,虽然近年经营状况不佳,但可以看出业务也已达到了相当的体量。另一方面,具有高校背景的企业往往具备一定科技含量,即使短期经营状况不佳,也属于自身有潜力可挖的优质资产。股权结构方面也比较简单,十大股东中三家为华科系相关的国资创投公司,合计持有股份达到46.38%,其余则多为个人股东,且单人持股比例不超过1.3%。中报显示,仅有16家基金持有天喻信息,且一年内未见机构调研/公司研报,同时也没有负面消息,市场关注度很低,十分低调。更重要的是,由于2018年5月中央启动了校企改革工作,作为校办上市公司,天喻信息原本就有迫切的出售或引入外部投资者的“混改需求”。同属华科校企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华中数控的改制工作已于2019年7月份完成。既然现有上市企业“钱不够”,或许“愁嫁”的安谱隆也只能像“兄弟”瑞能半导体一样考虑借壳上市。并且在“神秘大佬”闫春雨的帮助下,安谱隆曲折的上市之路或许也将在不远的未来迎来转机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点击可查看作者简介

01月08日 16:50
来自电脑网页版
(0)| 阅读数(662) |
分享
| 收藏 | 回复(0) | 举报
新浪推荐
本社区信息

版主:

我要做版主
其他服务
如果你使用中遇到困难请联系,@新浪股市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