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社区 社区投诉 返回迪士尼您当前的位置:新浪股市汇 > 美股>迪士尼(dis.us)> 浏览帖子
迪士尼(dis.us)6.08up0.1220%取消关注+关注行情展开
用户7540927602

暑期档过半,别指望动画电影来救市了

暑期档走过将近三分之二,而动画电影未能担起救市重任。

截至7月28日,2021暑期仅3部动画电影票房破亿,比2019年同期的7部少了4部。尽管今年暑期档上映数量共22部(包括定档未映),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3部,但动画电影整体的票房水平不及2019年同期。

随着由光线彩条屋出品、原定7月30日上映的动画电影《冲出地球》宣布撤档,暑期档几乎没有产生爆款动画电影的可能。截至毒眸发稿前,上映6天的《白蛇2:青蛇劫起》(以下简称《白蛇2》)票房达到2.62亿,和2019年暑期档《哪吒之魔童降世》6天12.53亿的票房有不小的差距。

动画电影票房整体表现不佳,与暑期冷淡的大盘有关,也有进口动画缺失的原因。拓普数据显示,2019年同期有7部票房破亿的动画电影,其中6部为进口片。

但更根本的原因还是,国内的动画电影市场并没有如想象中那样水涨船高。2019年,累计票房50亿+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横空出世,使不少业内人士看到了国产动画电影的爆款潜力。但之后两年,国产动画电影并没有迎来持续性繁荣。

神话改编仍是今年暑期档动画电影的主要类型,多位从业者告诉毒眸,在国内动画创作流程尚未标准化、创作人才缺失的情况下,原创动画面创作难度大、票房回报低的窘境。选择开发有广泛受众基础的神话故事“是一条较为稳妥的路”。

但在不少观众看来,题材以及剧情相似,展现出的是国产动画的想象力不足。多部暑期档动画电影下方,网友的热评是“哪吒过后,所有动画都像哪吒”。从产出一部爆款到建立一套体系,国产动画电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神仙内卷、IP打架

“古人能创造故新事,难道现代人只能改编,不能创作自己的故事吗?”华强方特执行总裁、《俑之城》制片人尚琳琳最初立项这部电影时,并没有将原创故事的难度作为首要考虑标准,更多基于一种大胆的尝试。

尚琳琳提出的疑问,《俑之城》给出了“原创动画从0到1并不容易”的答案。作为华强方特首部成人向动画电影,《俑之城》没有延续“熊出没”系列的成绩,截至毒眸发稿日,《俑之城》豆瓣评分6.1,累计票房6860.1万。

目前看起来,神话改编仍然是成人向动画电影的最优解。

从2015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9.56亿票房,到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的50.36亿,两部动画电影的破圈之作均改编自传统神话故事。

截至毒眸发稿日,票房过亿的国产动画共27部,其中11部成人向动画电影中,有3部改编自《西游记》,3部源于《封神榜》,2部源于《白蛇传》,仅有《大鱼海棠》《罗小黑战记》《风语咒》这3部原创动画。

神话改编动画相较于原创动画的票房优势明显。豆瓣评分7.9、7.0的高口碑原创动画《大护法》《大世界》票房难以破亿,豆瓣评分5.5的《西游记之再世妖王》却收获亿元票房。

在尚琳琳看来,神话改编动画因为有中国传说打底,观众对原先的故事设定、世界观以及人物关系都有一定的心理预期,也有一些情怀向的因素在,这些都促使观众进入影院,“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改编,省很多的力。”

作为《白蛇2》创作方的追光动画,也经历过从原创到神话改编的转型。

追光曾出品《小门神》《阿唐奇遇》《猫与桃花源》3部原创作品,都没有引发太多关注。直到以“白蛇传”为改编基础的《白蛇:缘起》收获观众好评,追光动画才探索出了将古代神话与现代叙事相结合的改编之路。

追光的神话改编策略,倾向于挖掘正传故事中角色的“前世与今生”。如白蛇与许仙的前世情缘,以及重生现代的哪吒。导演赵霁曾告诉毒眸,中国神仙活了那么久,说不定谁会遇见谁,因而“古代神仙来到现代的设定很好玩”。

而初步取得成功的电影公司们,则在尝试将这些神话故事形成系统。今年3月的采访中,光线董事长王长田曾经表示,正在尝试创造一个包含至少三四十部作品的中国神话宇宙,“这可能需要二三十年的时间,大概会有几十家公司参与。”

《白蛇2》制片人崔迪透露,追光目前有两个作品系列,一个是白蛇续集的新传说系列,另外一个系列是讲神话英雄在当代的“新神榜”系列,比如拥有同一世界观的《新神榜:杨戬》和《新神榜:哪吒重生》。

除了这些神话故事,低幼向动画仍然是巨大的市场,而在票房过亿的27部国产动画中,有16部为低幼向动画电影,其中《熊出没》系列6部作品排名前6,累计票房超过30亿。

2019年《熊出没·原始时代》获7.17亿票房

对于低幼向动画而言,电视动画仍是其主要IP来源。艺恩报告显示,2015—2019年电视动画转换为动画电影的数量占比为29%。

依靠电视动画形成的受众群体,“熊出没”系列电影具有稳定的票房号召力。但《熊出没》系列也面临日渐触顶的票房天花板,以及儿童观众长大,IP形象逐渐老去的问题。对于华强方特而言,除去继续保持《熊出没》系列的稳定创作外,更为迫切的是培育新的动画形象,但这需要时间的沉淀。

除了自己培育,另一种方法是收购和改编成熟IP。如暑期上映的,奥飞影业出品的《贝肯熊2:金牌特工》(以下简称《贝肯熊2》),其中贝肯熊形象则出自韩国电视动画《倒霉熊》。

2014年奥飞收购贝肯熊知识产权,并于2017年推出第一部大电影《大卫贝肯之倒霉特工熊》,累计票房1.26亿。但截至毒眸发稿日,上映6天的《贝肯熊2》票房3970.4万票房并不及首作同期。

“更有想象力的事”

改编神话故事以及电视动画中成熟的IP,两条创作道路均面临同样的困境:如何对“旧故事”进行创新。

神话改编动画扎堆,国家电影局公告显示,2015—2020年共有878部国产动画电影备案,其中至少119部与中国经典神话人物有关。据《三文娱》统计,这119部作品中有24个孙悟空、11个哪吒、8个二郎神。

面对大量的神话改编动画电影,观众日渐产生审美疲劳情绪。在今年暑期档上映的多部动画电影的评论区,出现了大量网友对“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哪吒式主角的吐槽。特别是《济公之降龙降世》,被网友质疑“济公,讲了一个哪吒的故事。”

豆瓣网友评论

这对神话改编提出了新的要求。

黄家康告诉毒眸,《白蛇2》创作过程中团队“想做点更有想象力的事”。《白蛇2》没有延续《白蛇1》中理想、梦幻的爱情故事,而是将小青变为主角,讲述她作为一个独立女性的冒险故事。

为了符合故事情节,《白蛇2》设置了一个将古风写意与现代元素相融合的全新的世界观——修罗城。

为了将修罗城及其他故事场景进行具象化呈现,几乎在剧本创作之初,追光动画就同步在技术上进行升级。特别是“水漫金山”、“黑风洞”这两场戏,经过多轮的动画特效设计、调试。

截至毒眸发稿日,《白蛇2》豆瓣评分7.4,与豆瓣评分7.8的《白蛇:缘起》不相上下,《白蛇2》的稳定发挥,初步验证了追光神话改编策略的可行性。

作为原创动画电影,《俑之城》选择了动画电影中并不多见的兵马俑为故事主角,并为此搭建了一个以俑和青铜兽为基础的地下世界。团队多次前往西安,对兵马俑进行近距离调查,在影片中对西安博物馆里的鸟樽,钱币,三星堆的铜灯等文物进行了“复活”。

为了使世界观令人信服,团队对地下城的一些细节也进行了设计。据尚琳琳介绍,为了使地下世界的光源合情合理,团队花了很多时间去设计。最后决定创造一个“星火虫”的兽形俑,类似于地面的萤火虫来为地下世界照明,“对于世界观中这样一些细微之处的打造,不觉得突兀就是成功的。”

《俑之城》里的星火虫

相较而言,因为“贝肯熊”是一个成熟的IP,所以导演张扬更多做的是带有创作向的改编工作。在创作过程中,张扬要求编剧不要有画面感,只用基本功把故事框架搭好,具体的人物造型、场景、道具等都由他来决定。

这是他从业多年后总结的经验,不同于真人影视,动画没有实体画面,每个人脑中画面均不同,需要动画导演对其进行把控:“一般动画导演都擅长构造有意思的单场戏,缺乏整体框架彼此之间关系的能力,这就需要专业学编剧的人跟导演配合。”

据制片人王奕霖透露,《贝肯熊2》与前作相比,在制作时长及成本上都有所提升。在剧本完成后,团队做了真人演员的表演,并增加了“动态预演”的环节。在美术上很多人物的造型,场景,都经过影片美术指导的多次尝试。

中国动画的创作流程是什么

“中国动画电影到今天都没有一套属于创作的流程,今天用的流程都是生产流程。”面对当下的创作环境,张扬提到了生产流程的问题。

自20世纪90年代,中国动画进入偏市场化的运作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国内动画公司多作为日漫、美漫的代加工厂,国内动画技术并没有落后多少,但核心的创作流程却没有真正掌握。

《姜子牙》导演程腾曾告诉毒眸:“国内动画制作中普遍采用导演中心制,依赖几个核心人才,自上而下地推动整个生产。好莱坞则是完全相反,是倒金字塔模型,人员可以替换。我们对于创作流程的忽视,使从业者常常得靠蛮力去攻克问题、完成作品。”

在《姜子牙》的制作过程,团队采用“倒金字塔”和“螺旋式”迭代的创作流程,导演处于“服务”的底层,从中斡旋和沟通,协调各方工作。

《姜子牙》

而在国内动画创作流程未形成统一标准、动画创作人才缺少的情况下,多数动画公司处于各自探索阶段。

黄家康坦言,在创作过程中,因为有经验的编剧人才太少,寻找合作的编剧是一件“挺困难的事。”所以追光只能自己内部培养团队,包括“白蛇”系列以及《新神榜:哪吒重生》在内的作品,无论制作还是创作层面大部分内容都由内部团队制作完成。

和追光创作流程相似的还有华强方特,尚琳琳告诉毒眸,《俑之城》的创作团队主要来自《熊出没》团队,在五年前开始筹备《俑之城》电影时,华强方特开始有意识的把两个团队进行切割,但在由低幼向向成人向动画创作过程中,团队成员仍存在包括画风、角色塑造等创作过程中的思路转变问题。

而奥飞影业等其他影视动漫公司更倾向于与外部团队合作。王奕霖告诉毒眸,《贝肯熊》IP在创作前,奥飞会深度考虑团队的思路与奥飞是否统一。《贝肯熊2》选择与张扬导演合作,也是为了呈现出《贝肯熊》系列的不同创作风格。

而刚刚撤档的动画电影《冲出地球》背后的出品公司彩条屋,主要也以外部团队合作式为主。彩条屋为动画公司提供资源、资金、管理、人才调配等“职能式服务”,联合多个动画团队共同生产同一部影片。

《冲出地球》

《冲出地球》就是彩条屋与《星游记之风暴法米拉》系列导演胡一泊合作的作品。在此之前,《哪吒之魔童降世》《大护法》以及将于2021年内上映的《深海》都是采取这种制作形式。

不同于真人影视较多的线下交流,动画电影较为独立的创作特性,使动画行业内部的交流,更多的限于单个动画项目的制作。多个从业者均告诉毒眸,目前动画行业仍缺乏官方组织的活动,反倒是民间一些活动“促成了一些交流。”

2021年暑期动画市场没有延续2019年同期的火爆,除了缺少《哪吒之魔童降世》这样的爆款电影外,更多的反映出国内动画在创作流程的问题。

好消息是,无论是国漫的市场规模还是观众群体,都在逐年扩大,2020年,我国动漫产业产值已经突破2000亿元。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相关企业注册量达5.8万家,为历年最高,2021年至今,已有1.7万家动画制作相关企业注册成立。

参照$迪士尼(DIS)$的发展可以看到,动漫行业是个极具想象空间的行业。经典动漫IP的生命力往往可以持续几十年。动漫形象也具备很强的跨界衍生性,可以衍生出音乐、游戏、影视剧等一系列文化产品。

而在张扬看来,$迪士尼(DIS)$之所以能够从动画行业中挖到金矿,还在于其整个动漫产业链条是完整且“一起转动”的。而当下国漫市场的发展现状更像是“先让更多的车进去,再谈能拉出多少金矿。”

文|陈楠楠

编辑|张友发


此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点击可查看作者简介

07月28日 18:33
来自电脑网页版
(0)| 阅读数(52) |
分享
| 收藏 | 回复(0) | 举报
新浪推荐
本社区信息

版主:

我要做版主
其他服务
如果你使用中遇到困难请联系,@新浪股市汇